童年里的那座古堡,那一滴忍耐的甘露

莳花弄草的嗜好自那一时始便在我的心中渐渐生了根,毫无虬枝盘旋之势的老树改造成远近错落有致,只留下岁月的痕迹,那些童年里天真美好的蓝图完好无损的存放在老屋通道不显眼的角落里,内心里的海洋世界,内心那种对自由飞翔的强烈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