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在上,花开未央

想到写她纯属是个偶然,那一刻是她在同事的保护下沿着高高的行车轨道缓缓地走向行车。

榕树是一首精美的散文诗。

我的芦荟开花了,开得很骄傲。

平日里,你叫她句“小玉”,她总是笑嘻嘻的,上班时总是一身合体的蓝工装,头发往脑后一盘,袖子一挽,虽然透着一种精明能干的精气神,怎么也看不出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样子。

榕树,南国极其常见的一种树。然而却因为它的常见,而被人忘却了它的美。

传到网上,很多朋友惊奇不已,直唏嘘原来芦荟还会开花,更有甚者无比肯定地说我的芦荟一定是经了年深日久的。我笑笑,告诉她们我的芦荟不过两年而已,而且第一年就开过花了。

和她相熟是在新疆XXX电厂大修那段日子,那一回,班前会上,领队针对大修协调会上业主指出她行车开车不回铃、操作不规范的情况提出了严肃的批评,躁得她满脸通红。此后她的工作作风发生明显改观,加强业务学习,熟悉设备性能,还经常虚心向经验老到的师傅们请教,工作变得严谨认真,操作技能发生了质的飞跃。

它飘飘的髯须,有古风却不苍凉,象是隐形的老者;向下求索的藤根,有禅意而不玄虚,似是智者的化身。树干朴而不庸,矜而不卑,枝叶婆娑,媚的自然却又雅得别致,简直是树中的道者。小而密的叶子,色泽和梅雨潭的水“女儿绿”一般,可爱之至。它集美于一身,而又蕴含侨胞的乡愁,虬根紧紧拥抱着家国的情愫。

关于这盆芦荟,曾为它写过一段字。只不过那时我只知道它的顽强,却未曾看到它真正的美。

几年的努力,终于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和信任,因为心理素质好,业务经验丰富且勇于挑重担,工作任劳任怨,每当有重大任务首先想到的就是她。这不,身体刚有些好转,她作为主驾驶和同事并肩连续作战,又一次漂亮地完成了两百多吨重的转轮体翻身高危工作。

比之于松柏,她不够参天。但它那亭亭如盖的树冠,足以拓成孩子故事里的房顶。相较于杨柳,她不够婀娜,那榴骨梅韵的枝条,一探三折的,亦足以折服画者的笔。论芬芳它亦输于桃李,没有花绽花谢的荣枯,却沉练了一颗守侯年轻的心。

记得这还是母亲好多年前送我的。那个时候家里只养了这一盆花,却也一直不曾给予过它半点关怀,用“视而不见”来形容也不为过。在我的记忆里它无数次在死亡的边缘痛苦挣扎,又无数次在生命的呼唤中重生。常常半月十天,甚至更久的时间我都忘记浇水,更别说给它施肥呵护了。每次只等它根部的叶子全部枯黄发干,上面的也是发了蔫,才恍然明白我又对不起它了,于是忙乎着端来一盆水,一古脑门儿倒下去。半天时间,上面的叶子居然慢慢支愣起了身子,也泛起了绿色。

XX水电厂是河床式电站,主要靠流量发电,汛期正是该厂抢发电电量的黄金期。然而因为3#机组存在重大隐患制约了安全生产,大修不得不抢在汛前进行,时间紧迫,任务繁重。小玉所在班组起重工作量非常大,三个行车工分三班倒,遇到重大工作项目还必须并班加班。

若临水斜依,它往往是鸟的天堂;傍山而居,又常常是寺院的最爱;城市的道路边,它是洒姿极具的屏风;乡村的田野间,自然是自然的画卷。

就这样,一月月,一年年,它辛苦地活着。

4月3日晚上零点,大修工作为了抢进度,连轴转的加班让大家都感觉疲惫。小玉虽然疲倦但却不敢大意,下面有他日夜共同作战的同事,他们的辛苦远胜于自己她深知如果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强烈责任感驱使着她倍加小心,战胜瞌睡。或许是神经的高度紧张使精力的过度消耗,起吊过程中突然胃部有些不适,渐渐地变成疼痛,一阵一阵袭来。吊件高高地悬吊在高空,“挺住,坚持!”她不住地给自己打气,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她吊件没有到位很不安全。豆大的汗珠直冒,身体逐渐在变冷,她紧咬牙关手上分寸不乱,大车、小车、起落,哨声在她的操作下精准体现,吊件终于安全到位,她费尽力气拨上把手锁定,瘫倒在驾驶台上,艰难地按响电铃求援。

在它的绿荫下,一方石几,数只石凳,或茶或棋,或管弦丝竹,或浅唱低吟,茶便可以品到无味,弈无关乎输赢,心神会到莫言,南音便袅娜成幽梦。静坐着和树相依,即使等待赤道积雪,也是充满希望的守侯,磨砖做镜,也有别样美丽的心境。

前年,要搬新房子,兴奋地跑到花市买了好几盆花摆放在了阳台,却唯独没有想起那盆芦荟。等回到旧屋再重新回顾,生怕再落下什么东西的时候。瞅见了阳台已经枯黄不堪的它。想想,又是快一个月不曾给它浇水了,这次看来情况是有些严重,除了顶部有一点绿色外(这绿色也都布满了淡淡的黄色,接近了枯萎),其它的全部发干了,用手一揉,就化成了沫。

是大家的关心帮助将她背下行车直奔医院,打针吃药,稍事休息,身体似乎有些好转。“我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谢谢大家。”她对大家的关爱表示感激,“晚上的抢修进程耽搁了,无法连夜拆除检修平台,白天的转轮体翻身工作无法开展。”然后坚定地说服大家,又回到了厂房,难怪事后同事调侃她,“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铁人,好个‘拼命三娘’呀。”

有时想:人们常苦恼于雾霾的升腾,浮躁于人世的狂热,在本若昙花一现的人生里,努力刻意地追逐后悔,不遗余力地寻觅遗憾。何不让榕树住进心里,让青春永驻,或是栖息于榕叶诗意的怀里,吮吸阳光的浓暖,沐浴清风的悠闲,听年轮裹紧故事,看枝桠长满感悟,尽享乡居生活的恩惠。

算了吧,死就死了吧。

有人问她:“身体这样,还这么卖力,不要命了呀,图的什么哟?”她就只憨憨地笑了笑算是作答。是呀,那晚的工作任务是安装好防活塞窜动锁紧螺栓,才不至于影响下一步转轮体翻身工作。这一夜,抢出了一天时间,确保了大修网络图进程得以正常进行。

和榕树相处,一年四季都是永恒的春天。

可就在扭头的一霎那,心中升起了莫名的伤感,有一丝不舍。于是找来了剪刀,三下五除二将它的头部剪下,心想看造化吧,要是能活更好,不能活,我也算是尽了心。

“你不但岗位高高在上,而且职业修养也—样。”同事们竖起了大拇指。

榕树是一首诗,一首韵在心灵里的散文诗。

随手拿起一个空着的花盆将其栽下,套了一个塑料袋子,然后在那个数九寒天放在电动车上就载回了新家。到家,我掀开袋子看看它有没有被冻着,结果,完好。接着就把它放到阳台上等待它的重生。

“阿是哇”她眨着眼,调皮的乡音引来一片笑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以为,总是需要一个休养生息的过程,总是要经历一段时间的艰难挣扎才会焕发出生命的光彩。可这一次,它的顽强深深憾动了我的心。原来,只要给它一点土壤,它就能生长起一片葱茏。

初稿于2013年5月

栽下,便活了,而且活得趾高气昂。

修改于2015年4月

给它浇水,施肥,它更是受宠若惊的样子,恨不得长成无与伦比的美来报答我。没多久,一节一节地往出冒叶子,而且是带着厚重的生命色彩的深绿色,一片更比一片肥硕。再看看当初随意用的那个花盆竟是有些小了,犹豫再三,还是带着忐忑的心情将它再一次拔起,重新换了一个盆。

QQ邮箱:673586588@qq.com

和原来一样,它依然自顾自地活着,根本不在乎我给它一次次带来的摧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