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言败,一米五九的父亲

有一种孤独叫做你站在讲台上演讲得发抖,内心完全是紧张的,但你却还表现出一副淡然的表情。

他,身高不足一米六,比他女儿还还要矮一点点,今天是他五十岁生日!

我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我一直在远行,我无法停止,因为时间不等人。在路上,我碰到了枯草,它告诉我,我们一样的平凡,我们在风中摇曳,彼此倾诉着沧桑;我继续前行,又遇见了落叶,它说它也曾美丽,可岁月让它凋谢,它只能在风中哭泣;我继续前行,狂风送来云彩,云彩告诉我,它只是蓝天的过客,每天见一次阳光,便和青春碰了一次面……我开始迷茫,我是谁?一片草?一落叶?还是一朵云彩?这都不是我,它们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而我,也只是时间的过客。

“从今往后惟愿与你并肩看风景,这便是我此生最大的满足,因为生死难料,命运残酷,对生,对爱,对幸福都愈加珍惜。”这是我在网易博客上面看到的《起风了》里的一句话,它冲击着我的心灵,很让我对它产生一种感情上的共鸣。青春带着不舍,生命带着不舍,就像远处的山,崩塌了;近处的江河,顿时间失去了力量,停止了流动,人生就像节子那样的无常,但节子还是选择了安安静静,高高兴兴地渡过了她生命的最后一程,即使有千般万般的不舍。青春,那么明亮的一个词,蕴含了许许多多的未知。这个暑假,在家里听爸妈说起了隔壁村的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去世了,摩托车撞上大卡车,可想而知会是一个多么严重的后果。因为贫穷,在政府方面没什么人际关系,就草草了事了。我首先为人世间的复杂关系感到痛心,但又为一个年轻生命的丧失感到无力。并且还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当时感叹到人生的无常。我是如此的幸运啊!健健康康地上了大学,享受着来自父母,
亲人,同学,朋友,老师的关怀何等的幸运!

秋天的金黄在湛蓝的天空下随风消逝,冬天的寒冷在悠扬的白云上随风而至。像风像雨又像雾的季节里,父亲从不惑之年走进了知天命的岁月时空。而我的心里却莫名的有种恐慌,它毫无缘由的一直冲荡着我的右脑。在深眠的夜里我仿佛看到了一片一片的水稻田在金灿灿地摇曳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青春时而美好,时而忧郁。有时和同学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深圳之旅,有时和我的女神去游戏房跳跳舞,玩玩游戏,有时和室友一起吃吃火锅在天冷的时候;但也有忧郁的小时刻,一个人去图书馆看书,一个人去做兼职,一个人坐公交回学校,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和综艺等等。来到大学,环境改变了不少,从农村一下子过渡到城市,从方言到普通话,从保守党到“改革开放”,一切的一切都不太适应。并且来到大学,学校与想象中的有着巨大差别,没有遇到童话里的浪漫爱情,开始时候也没有一个知音,班级里也时常为党员等等之类的事情搞得我很反感,都是为了利改益在斗争。那个时候就每天晚上和高中好闺蜜视频,聊天。总是对未来的幻想充满美好的期待,总相信童话里的故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然而现实仍旧是残酷的。因为环境和心情忧郁,老毛病面部神经再一次向我走来,寂寞和寒冷的凉风逼得我极度难过,伤感。每次去医院,打吊针,有时候很害怕,就会和医生说,轻点,默默闭上眼睛,眼泪已忍不住流了出来,有时,即使再痛,闭上眼睛,想着一些事情,一些人,慢慢就进入了梦乡。

在我模糊的记忆里,老爸似乎没怎么过生日,我也不曾记着他的生日。今天是我人生第一次这么用心的给一个人过生日,也是自我出生以来这么清晰地记得一个人的生日。并且我还热血沸腾的给老爸切了一块很大的蛋糕,但在把蛋糕递给他的那一刹那我看见了他那双枯黄而皲裂的手,泪水不禁从眼角滑落,破裂在我嫩红的脸颊上。在这晶莹的泪光中,我看到了那张黝黑的脸上闪着满足的笑容……

那时我明白了不是所有人都能与你一起同甘共苦,世态炎凉,人情冷漠,这一类的词便浮现在脑海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不会为了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计较,看淡了一切,学会了泰然处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父亲,年到半百,人生没有什么骄傲与痛苦的起落,非常本分的操持着一个四口之家,没有富贵也没有极穷。父亲读书读到24岁,却连高中都没毕业,这是个听着让人有点忧伤的事情。听父亲自己说,当年因为爷爷去世,家道中落,初中时辍过学,后来自己又想着去读书。在经过多次的考试后才勉强考上了个高中,然而最后一年奶奶让他辍学了,永远的辍学了。家里人觉得父亲年纪大了该成家了,手下又还有两个弟弟,家里没有余钱可供父亲读书了。父亲对此没有丝毫的反抗,自己也认命了就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去相亲,然后结婚生子。如今回想起来,父亲脸上挂满了遗憾,也只能是闷声的叹口气……

纵有疾风来,青春不言败。

在父亲那个年代,能读上书识点字是件非常幸运的事。父亲遇到了这般的幸事可惜却没能成为那个幸运的人。最终逃不过那旧的思想,成为一个忠厚老实的农民。我知道父亲心里有遗憾也有不甘心,所以父亲对于我和哥哥的学习非常上心,希望自己当年的遗憾能在我们身上得到弥补,实现他的大学梦,不要庸碌无为。说实在的,在这点上我的心里是浮着一望无际的愧疚的。因为我辜负了父母对我的期望,无穷无尽的泪水都无法表达我曾经对他们的不体谅与误解。看着年到半百的父亲,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枯了的树杆,配上那晒得如古铜色的脸,让本来就不高的身子看起来更加的瘦小。还有那深陷的眼睛,因为常年的劳累让本来尖利有神的目光变得黯淡无光,还好鼻梁依然尖挺。如果把他那天生的卷发以及短短的黑胡茬理掉,一霎那看着也是特别年轻有精神的。在我们村里,父亲的身高是属于矮子一群的,但长相绝对是不差的,而且是公认的勤劳模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