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家山的风云,执子之手

喜欢项家山是近来的事,与做多年的女婿无关。喜欢那里好多神奇的故事,多得山上有藏着的,水中有沉淀的,地上有渗着的,多得与历史有关与名人有染。

“死之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击鼓》中的这句话写的是战友之间同生共死的情感。也有人用它来解释爱情的忠贞,总归是形容一个情字。此时,用它来阔论朋友之间的莫逆之交,却再适合不过了。

随着音乐……我喜欢编写自己大脑中的程序,我不知道会有怎样奇葩的结果,但是这还挺有趣的!

其实,项家山奇特的故事风清楚云明白,就是现在的人知之甚少。这也难怪,历史的更替社会的变迁,将项家山这个曾经传奇的山村遗忘得干净,让项家山这个曾经辉煌的山村,遗忘在遥远的角落但依然美丽叫人神仰。

然而正如冰心所说“黑暗就隐藏在灿烂光的深深处”,有些人就总想着利用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友情为自己揽来财富。

“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的认识论哲学的起点,也许他是一位唯心主义的学者,但这句一直在自己最神秘的地方重复出现,因为它能激起我去深思的一种力量,也许我所深思出来的东西是那么荒唐可笑,没有人能够理解,但自认为这是一种“练习”,在练习中错误多一点,在成果中的瑕疵就会少一点,也可以用一个等式表示:“错误+瑕疵=常量”,但这也是从消极的单方面出发,不能一概而论。但我喜欢这样让虚无缥缈的想法贴上现实的标签的过程,并且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听着时间的流淌声,潜着一缕一缕的阳光覆盖着身体,是多么怡然自得!

行走在上十岭山中的茶瓷古道上,一条年久失修而又斑驳的石梯路有些零落,只有一路上的青石板上那条深深的独轮车印还记着当年的繁荣,路途上那些个被遗留下来的石亭,早已在岁月中被风雨摧残成断墙残壁,也只有那些堆起的无棱石块还记着遥远的过去。

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老板补习班”,打着提高中国商界人士素质,为祖国建设创造人才的旗号,无非只是建立起一个以“才”会友的交际平台,让金钱成为了友谊的割刀。

“大自然”是最好的灵感介质,家住在两山所嵌的角落里的我,“大自然”当然是自己眼中最好的风景,也许眼前的“大自然”相对于地球是静止的,但“它”所映在自己的最神秘的地方的东西——灵感,却是动态的,参照物是“我”,像在我的血液里循环流动,让我有一种自我更新的感觉,把自己眼中的景物注入自己的思想,这样在自己看起来:那些景物就会变得栩栩如生,让自己陶醉不已,这就是一种精神生活!

太阳依旧是那个千万年前的太阳,山还是那座千百年前古老的山。登上上十岭头向西北回望,山下流水奔放,山头风起云涌,澎湃的心随着风云跟着流水在历史的时空中穿越。

真正的友谊,是绚烂的,是隽永的,是经历风雨后仍旧坚劲的。

其实我的生活里分为两种:精神和现实,心灵鸡汤是“精神生活”的支柱,生理需要是“现实生活”的根,但我可不想把“精神”变成“神经”,所以我需要把握一个字“度”,把握一种方向“正确信仰”,但这要自己在学习中一点一点把握的,加油!我的世界有两个: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当自己在现实世界里待累的时候,又可以到精神世界里缓冲一下,时间并不是要很长,这样才能更好调整自己,也许这就是一种洒脱,在《遇见未知的自己》中“做自己内心的观测者”和在周国平的《守望的距离》中“保持一定的距离审视自己”就是这种含义吧!

山涧的流水依旧狂欢,面前的风雨却有些悲壮,以至于悲壮得让人在迷茫中叹息。

就算时光淡了一切,也无法将它隐去。它群星般灿烂的光耀,会吸引你深陷入它永不磨灭的光辉深处去,甚至可以跨越年龄、身份,跨越一切的一切。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浩瀚的云海,风声雷动中早已掀开一页页封存的历史。

管鲍之交,李杜之行,这都是友谊最真挚的见证。

云腾雾绕的上十岭山外,远方有一队西楚霸王项羽的兵民,在其兵败后四处奔逃,几经辗转又从遥远的辽西匆匆来到江西彭泽上十岭山区定居,从此项氏在此繁衍生息,过着耕读事业的生活。

你儿时结识的某个发小,母校的伙伴,是否让你仍旧记忆犹新呢?

历史的画面翻阅到明代,风云簿上刻录着项家山可歌可泣的事迹,让项氏后人记住了家族在这个刀光剑影的年代里英雄辈出的荣耀,也看见了这个曾经鼓角争鸣的项家山区今世的凄落。

没错,这就是朋友,是那个在你面前毫不隐藏的表露感情的人;是不计较身份地位与你并肩的人;是在劲敌面前坦然地将背后交由你来守护的人;;是你看完这篇文章后第一个想起的人。

明太祖朱元璋为了一统江山,曾经以项家山为据点,擂起战鼓摇动旌旗,驱兵向盘据在长江鄱阳湖上的陈友谅发起了最后歼击,一时间江南烽烟再起。漫长的征战岁月,有战败胆颤心惊时的绝望,也有得胜后欢呼雀跃的疯狂。

如果在你的生命中,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请执他之手,与之偕老。莫让友谊被抹杀于金钱的割刀,只留下凄风苦雨后摄人心魂的鹤唳。

落冠、斩子岭、叹子岭一一留下了朱元璋兵定江南时的悲壮故事,剑泉则让明太祖在兵败逃回项家山途中人困马乏时绝境逢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