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乡贤名人

我喜欢安静,更喜欢在安静中独处,因为工作中要做的事,在独处中可以不做;在平日里要想的事,在独处的时候皆可不想,这也许就是独处的乐趣吧。时间一久,我发现在独处过程中我的内心世界并没有与我现实生活中渴慕的那片宁静产生几许交集,反而是一些逝去的东西把我拽出这片空白领域,这些逝物总让我感觉内心舒畅。尽管它们已经成为岁月的影子,但它们的浮现总能激荡起我内心的涟漪,一层一层地叠涌开来。

再临荻港,不再只是青堂屋瓦,小桥流水,还有这里的历代乡贤。7月11日,古村落文化保护实践服务团队已开始分头行动,我们小组考察的是当地的名人馆。

[静夜]今夜没有雨,也没有蛙鸣虫吟。皎洁的月光透过纱窗安静的微亮。宁静如水的夜晚婉约了浅浅的心事。时光很脆弱经不起去折叠伤感,时光却也可以让人自我疗伤忘却嗔痴纠缠和远去的天涯。想停留在此刻,静若花开无声,不悲不喜不自艾,不等不盼不回首,坐地为禅,于青灯古佛旁,品一杯清茶,等一场初雪来素白尘世。

我很喜欢我家屋后的那片竹林,先不说雀跃在林间欢腾的麻雀,也不说微风拂动竹梢而后翩翩起舞的妩媚姿态,光是那条被幽寂眷恋的小路就会诱人产生一种畅然的意态。这是一条细长的小路,自东向西蜿蜒,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逶迤的长蛇。路南边的竹林和北边的房屋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逐渐变窄,继而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弧,宛如给远处的风景安上了一个精美的框架。透过这道框架,映入眼帘的便是金灿灿的油菜花,一片接着一片,与辽远的湛蓝天空连成一片,真是美不胜收,宛如一副自然画卷挂在其中。这条小道上不均匀地铺满着散落的竹叶,地上的竹叶在时间的磨砺下逐渐由墨绿色变成灰绿色,最后变成灰色,它们错落有致地躺在小路上,有的半搭在翠绿的野草上,有的蓬松地躺在道路中央,有的呈折叠式嵌在土里,有的是借助行人的足迹完完全全地埋进土里。每当我信步于这条幽静的小路上,我都会肆意地抬起头,用一种惊诧的目光瞄向那一笼笼半垂的劲竹,它们划着优美的弧线,将小路呈拥抱状姿势搂住,而又不影响匆匆的行人。每当有风乍起,这些竹叶便簌簌作响,竹身摇曳,同时婆娑起舞,每当想到它们在风中流动的形态,我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欣喜。

推开砂红木门,一股穿越历史的文脉香气扑鼻而来。名人馆建于2010年,按乾隆建筑四面厅风格,东西设台阶,四面轩廊,二层梁木砖瓦结构。

[静心]总那么无病呻吟矫揉造作惯了,曲终人散的时候,还不适应繁华落尽后的苍凉与真实。生活确如凉白开,虽可以加糖,却不能多,身体会坏。一来二去的折腾才明白不能肆意给生活放添加剂。还原真实自我融入现实生活,坐卧喧嚣,守得宁静。

夏天的晚上,我喜欢踱步于这条幽静的小路,不仅能享受俱寂的万籁营造出的宁夏之夜的唯美气氛,还可以畅游于高远的夜空带给我的无限遐想。话说回来,倘若你捧上一杯香茗,摆出一把椅子,然后安然自得地躺在上面,接着观察小路北边的透着光亮的厨房,你会发现又有另外一番情趣。厨房内的白炽灯总喜欢在晚上证明它存在优越感,窗户是小半开着的,余光穿过这条窄窄的通道,将铁栅栏的模样惟妙惟肖刻画在水泥地上,而光亮被窗户玻璃遮挡的地方就变得相对朦胧了,也正是由于它的朦胧,我才能欣赏走马灯般的艺术。她靠在灶台上,弓着背,左手扶着平台边缘,右手随着身子的上下沉浮游动于那口锅的每个地方。她身后的那个案台上突然跳上一只猫,它趴着前爪,缩着头,背部微微凹着,后腿将它的臀部顶得老高,尾巴也自然翘得直直地,它伸了一个舒畅的懒腰后,便缩成一团,然后静静地盯着她,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过了许久,它感到了无趣,便靠近那个通道,只见一道黑色的影子划过,顿然消失在那一片黑色之中,与夜色融为一体。夜,总是可以容纳一切。

这座建筑面积450平方米的展馆,分为两楼,一楼是对外开放的主要展厅,汇集了当地从宋元明清到当代的近80位名人,分为状元篇、进士篇、政治篇、实业篇、外交篇、军事篇、文学篇、当代篇等8个篇目,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展厅中央设有展示描述地方特色书籍的玻璃展柜。二楼则是不对外开放的史料藏阁。

[静愈]
不在为落红伤怀,不在为阑珊往事掀起波澜,不在为时光匆匆惋惜,也不在微风细雨里声声哀叹。桃红谢了,柳绿。春风去了,少女衣裙翩翩。留不住的千百次回眸也仅剩远去的背影,躲不掉的千方百计的隐藏也无所遁形。早该如此平静,坐看云卷云舒,静对花开花落。丢掉那些春花秋月的浮梦和零落斑驳的执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