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就是不要脸的社会

夜晚,电视的机顶盒坏了,没电视看。上网吧,也就浏览新闻和聊聊天,没啥意思。就静静地在房间里坐着,感受着一个人的孤独,感受着一个人的寂寞。

我感觉我是被这个时代抛弃的人,总是感觉我的三观和他人不同,在我的眼里这是个神奇的世界,我们住的地方是神奇的中国,这绝对不是我一时的感慨,是我经常强调的事,最近被一些所谓的女性崛起论,什么励志论打的我三观全毁。

回不来,是青春的岁月还是最初的梦想,还是刚刚过去的2016.

就这么静静地坐着。许久,心底有听音乐的冲动,于是打开音响,点放几首喜欢听的轻音乐任由它循环播放。随着那舒缓的音乐节奏不断的撞击耳膜,顿觉心情放开,心思游离,有种半梦半醒的感觉。那种心的浮躁与飘零刹拉间遁形,随之而来的平静便笼罩着自己。一种淡定油然而生,心灵仿佛有了依靠。蓦地,一个简单的问题闪过脑海——就这么简单?是的!就这么简单。

我观念中的崛起和励志是一个人靠自己的才华,靠自己的技能艰苦奋斗让自己立于高处,成就自己一番事业。但最近什么“女人要活得像邓文迪才是人生赢家”,“我们都欠凤姐一个道歉”,“凤姐才是大写的励志”之类的论调,大行于世,拼命给世人灌输一种看似励志实则恶心的奋斗观。不得不感慨这样的励志真的“很励志”!

生活越来越乏味,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按套路出牌,关系社会或者是人类必须的一种社会形态,这个时候,每个人最向往的是唯心主义。

生活其实就是简单的,不简单的只是人心罢了。细想想,其实人心也简单,不简单的只是面对利益的诱惑而复杂了。人生也是简单的,只是有了人性的城府和世故,心便随之而复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简单的,正是有了利益而变的复杂了。面对利益,人们并不在意取得的正当性,而是在意到自己手里的有多少;面对单位里的一摊子事,人们并不在意这摊子事有多少,而是在意自己多干了多少。也是由于利益分配的复杂,才有了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纷繁的尘世其实也很简单,由于人的情感很复杂才有了书剑恩仇,才有了聚散离合。记得不知在哪阅过这么一段话:天地有大美,于简单处得;人生有大疲惫,在复杂处藏。是的,生活中常有大情趣,一定是日子过得很简单;生命常得大愉悦,一定是心灵纯净到不复杂。

我不知这些论调什么时候开始盛行开来,或许很早,或许是近年来才开始流传开来的。说很早是因为“窃钩者,贼,窃国者,诸侯”的观念一直在延续,也是因为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眼里“钱即是真理”,只要能赚到钱不管是靠怎样的手段得来,反正你赚到了很多很多,成了富豪你就是个成功的人,你之前所做过不择手段的事都会被原谅;说是近年来流传开来或许是因为近年来,太多太多因为男性出轨的新闻被曝光流传开来,很多媒体人都大肆鼓吹“女性崛起”才能更好的活成女王,无不把邓文迪,凤姐的事例当成无比励志,是值得敬仰和崇拜的事。

到底是社会精英推动了这个社会的进步,还是普通大众;在和平年代,似乎唯物主义没办法和人们的思想相容。

人啊,一简单就快乐,一复杂就痛苦。但若要活出简单来也着实不容易,可活出复杂来却也很简单。究其原因:人可以利用科技上天入地,甚至于可以做到一切,却无法知道自己下一秒会拥有怎样的心情。说到底,无论掌握怎样先进的科技那都是客观和理性的,而人却是主观和感性的智慧型动物。这世界最不容易琢磨和最不能掌控的就是主观与感性。

她们两个的确够励志,够感人,的确是典范,邓文迪靠不断做小三不断上位,可以说她的经历就是一部“小三上位”的奋斗史,每个阶段搭不同权势的人,然后边上位边抛弃,走到最高位时舍弃默多克,变成女王勾搭小鲜肉,详细的经历大多人都比我还清楚;而凤姐的经历更可以说是人人皆知,典型的“制造舆论话题”出名史,先是靠出丑,然后是在微博中大肆的发表惊人言论让自己话题不断,现在是不断地在微公号洗白自己,简单粗暴的洗白。

我们呢,也在被一群大老板领导着,虽然他们可能没有文化或者没有素质和修养,但他们就是把事情都做成了,这个社会也非常喜欢他们,他们更适应这个社会的规则,更懂得规则,更能为自己谋取利益,然后在知识分子面前说自己多善良和厉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