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思想的芦苇,莱芜梆子与父亲

时隔多年,回到故乡,故乡已不在是记忆里的故乡了。物是人非,一切都在悄然改变着。那些随着时间而消失的,有的如泥沙般堆积在记忆里,有的不知被岁月的洪流冲刷到哪里去了。

每年清明,都会去祭奠外公,今又临近清明,想起那年为他写的文章,拿出来温习一次,追忆那个一直在心里的老人。-题记

莱芜梆子,是莱芜特有的剧种,儿时,父亲一直钟情此戏,虽是半个戏曲之家,从小耳濡目染,但因五音不全,我唱歌从不在调上。而弟弟就很有乐感,说学逗唱,都是轻易而举,这一点遗传了父亲的基因。从此,他们爷俩一拍即合,寻着了共同爱好。院子不再清静,时不时传出一段歌曲串烧,你一句莱芜梆子,他来一句流行歌曲。

虽然故乡已不在是从前的故乡,但是有太多的人和事让我怀念着。对于90后来说,童年是无忧无虑的、自由自在的,没有烦恼、没有手机电脑。一群孩子可以从早上玩到天黑,不知光阴为何物,不用忙着去上各种辅导班,只有欢声笑语传播在田野里,山林间。想想那是的岁月是多好,想回到从前,却是不可能了。童年的朋友,也早各奔东西,很难相聚,即便相聚,也难做到从前的两小无猜。

初见芦芽儿嫩,又见芦叶儿绿,忽见芦花儿黄,终见芦絮儿飞。

童年里,一直好奇不已的,是剧团的设备和道具,每次晾晒戏服,整理道具,总少不了我的身影,摸摸这,敲敲那,各种乐器试练一通,刀剑乱舞,帽子叮铃铃,这样好奇心作怪着,有时也会惹来一顿训斥。

小时候,总想着快点过年,快点长大,可真的长大,才发现最难忘的时光早已过去,又盼着时间可以过得慢点,在慢点。

外公门前有一条小河,小河向东穿过一座小桥,河水集于一片小泽湖。在这片小泽湖中,生长的就是我关注的这片芦苇。关注的原因,不仅因为每次目及于此,总会忆起外公,而且,这片芦苇之于外公,更是一个贴切的象征。

经翻阅资料得知,”莱芜梆子”又名”莱芜讴”,是全国独一无二的剧种,已有二百多年历史,是中国传统地方戏曲剧种中的奇葩。它是中国300多个戏曲剧种之一,它的音乐具有鲜明的特色,其唱腔高昂粗犷、刚劲挺拔、激烈奔放,气氛热烈,旋律平实、行腔流畅。2008年6月7日,山东省莱芜市申报的莱芜梆子,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捕知了,抓蜻蜓,捉蝴蝶,钓鱼儿,摸泥鳅等等,都是童年时常干的事情。那时候没有人整天拿着手机电脑打游戏,我们反而还开心一些。那时的笑容,是纯真无邪的,发自内心的。现在回想起来,就忍不住为现在的小孩叹息,失去了多少童年的乐趣啊!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莱芜梆子,曲目众多,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墙头记》,只因父亲出演此剧,有一定量的戏份。童年里,每年剧团都要去镇上与村里,巡回演出。深铭的事情,是可以去后台看他们化妆,这种特殊待遇,其他小朋友,是羡慕不已的,不谙世事的我穿梭在台上台下,乐不思蜀着。

在每年的开始,动物都开始出来活动了,植物也开始生长了,这也为孩子们增添了不少的乐趣。那时,我们最喜欢去河边钓青蛙了,找来一根竹子,拴上一根绳,另一端系上一条活蚯蚓做诱饵,把蚯蚓慢慢送到青蛙嘴边,等笨笨的青蛙往前一扑,张嘴咬蚯蚓,那个时候要把握好时机,迅速提竿,青蛙也就被提上岸来。除了钓青蛙,在水果成熟的季节,更是一群人一起去摘水果,吃着没有打过农药的水果。现在在吃水果,却怎么也没有从前那般好吃了。更有趣的是下雪的时候了,不知道是不怕冷,还是玩的太高兴。白白的雪地,不一会功夫,就变得面目全非。你追我赶的,手都冻红了,也不愿意离去,也没人喊冷。各种姿势的雪人,就像一件件艺术品。

每次触及这片芦苇,总会念及这几句诗。但不知诗经里的蒹葭,是否与这片芦苇有所不同。

父亲对戏曲的专注钟爱,在童年的记录册子中,我是无法理解的,不眠不休,依旧兴致勃勃地研究。母亲自然而然也是不理解的,为此吵闹了不知多少次,而父亲呢,我行我素,一如既往,依旧喜欢着他的莱芜梆子。索性后来,母亲不怎过问,心思着,随他去吧!

常常在想,如果再能回到童年有多好,但我知道,童年已离我遥远了,因为在寻找的过程中发现原本很怀念的童年,只能拣到一些碎片,有些甚至无法拼凑、断断续续的。原来,童年只能在自己的梦里。

驻足桥上,面对这一片熟悉而陌生的芦苇,总会勾起对外公的思念。熟悉是因为我经意或者不经意,我已经看了它很多年了。陌生是因为它已经不能再与外公相伴了。

几十年如一日,冬去春来,花开又花落,总也时不待人,陆陆续续,剧团里一些前辈离逝,父亲成了剧组里顶梁柱,担任了剧组团长。自此以后,越发不着家,借用母亲的话“他比谁都忙”,特别是年前年后,又要排练,又要演出。偶尔也会传来一些闲言闲语,“不务正业”“太懒惰”,弄得母亲怨声载道,发着牢骚,“不顾家,瞎折腾”。我也因此质问过“莱芜梆子,到底那儿好听?”父亲总是沉默不语,浅笑着……不论我和母亲怎样劝阻,絮絮叨叨他,父亲就是照唱不误。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时候,看到那如伊人长发般摇曳的芦苇,真的会有刘士林对这首诗注解的那样的情感:一种震撼整个生命的悲情,一定会立刻涌上你的心头,使你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情感体验之中。这种悲壮的震撼源于生命的历程,源于生命的精彩,源于生命的脆弱。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虽然形式不同,但那都是一个让你敬畏的生命,都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留给世界一段历史。

幼年时,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家人如此反对,父亲怎就一直坚持?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懂得了一些,如果把一件认为对的事情,坚持到底,最终获得的,会是“水滴石穿”,“铁棒磨成了针”,往往就是意想不到的惊喜,这种毅力需要多大恒心?

外公的身体很结实,八十六年的岁月在他身上,还没有显现我们想象中的特别明显的痕迹。他一辈子没骑过自行车,更不用说摩托车之类的了。他唯一出行的工具就是自己的双脚。也正是这样的出行方式,才让他在八十六岁高龄仍可健步如飞,目明耳聪。

潜移默化的作用,在校时,不是运动员的自己,报名了长跑,竟得了第三名。高中,又参加了越野赛,赛场上一直默念一句话“坚持,再坚持一下”,最后跑完了全程。说来,我有写日记的习惯,后来一点数,有十来本,这也是需要一份恒心,来较量时间的。“坚持做一件事是最好的修行,每一份成功,都是从严格的自律开始的”,的确如此!

农村里,每隔五日,有一次“集”,外公家离集市有五里路,他总是步行去集市,主要的目的是走走,顺便买点水果之类的。我有车后,想载他去集市,但每次他都执意不肯。慢慢我也理解他的意图了,也不再勉强他。

莱芜梆子与父亲,多年以来,已成默契,渐变成生活的一部分。相信不论途径多少年,对于莱芜梆子的执着,父亲的人生字典里,没有“放弃”二字。这点人生的信条,教育了作儿女的我和弟弟,只要认定了方向,持之以恒,坚持不懈,总会有一缕曙光,洒落你我身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