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龙虎山,不问西东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说起咱这大中华,真真是地大物博,江山秀丽。小小的心也曾有过走遍名山大川览遍世间风景的宏愿,奈何,时至今日,足迹所至之处竟是屈指可数。常羡慕诗仙李白纵情山水的逍遥自在,也想如诗佛王维一般“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却困守在这三寸天地不能前行一步。说起来,不是不能,或许还是勇气不够。舍不得眼前的安逸,受不得跋涉的艰辛,惧于还不曾发生的危险。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若心无羁绊,天涯海角任君遨游。

鸟儿的啁啾,清风的低语,竹林的呢喃,山花的轻笑,都是这尘世间最美的乐章,难怪苏轼有“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之语。山水之间,果然有真趣。那是我拾级而上时一路捡拾的风景,也是我站在山巅上纳于眼眸中的烟霞雾霭。

世上没有一枚相同的叶子,也就没有一份相同的人生,职业可以有诧异,财富可以有诧异,名誉也可以有诧异,但是人生的起点和终点都是一样的。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高贵与不高贵,生而为人,我们皆一样。选择一份适合自己的道路,认真平和的走下去,不要在乎路在的眼光。人的每一天都在走黄泉路,既然如此何不选择一种最舒服的呢?

龙虎山的悬棺崖墓群,距今有2600余年的历史,是古越人所葬。那峭壁千丈,不知这棺木是如何放上去的,古人的智慧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上回去的时候,只看见一些绳索工具,并未看到吊棺的过程。不巧的是,这次去依然没有看到悬棺表演。坐了竹筏看两岸景色,山势连绵,峭壁如削,当得山清水秀四字。上岸后去了正一观,见道旗招展,游人如梭,倒也热闹。闲时把当年在观内合影的照片翻出来看,觉得那时甚是青涩。而今年岁渐长,少了一些天真纯澈,倒是怀念起以前来。那时心如明镜,无忧无虑。如今思虑累增,羁绊过多,反而不如以前潇洒自在。

雾气氤氲,如轻纱覆于山川大地之上。山脚下的村庄,就像是好梦正酣的孩子,不知在这轻纱帐里做着怎样的美梦。一缕薄红透云而出,惊扰了它的好梦。隐约的喧嚣与烟火,随风而至,把思绪从缥缈的远方拉回。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心中向往那“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的生活,却迷恋红尘不肯归去,岂非矛盾得很?其实,若能如那些道士一般选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食些人间烟火也是不错的。或者,不必出家,结庐山下,也如陶渊明一般“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多好。

樟树换了一身鲜绿色的衣裳,耳边可以隐约听得她们裙裾轻摆时发出的声。除此之外,你看不见她们有任何的扭捏作态,也再无一丝小儿女情态。看她们亭亭玉立,恍惚就是那在水一方的伊人。李延年有诗曰: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看那一身绿裳上新清脱俗的容颜,果然是倾城倾国的绝世佳人!

琴棋书画是灵魂的栖居,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生活的本质,既然无法改变自然的定律,那么就做自己的上帝,过好自己的每一天,让生活追随你的灵魂前行,而不是生活束缚你的生命。相比于宇宙的永恒,人类的存在不过是沧海一粟,短暂而又渺小。有人默默无闻平淡无奇,有人激流勇进青史留名,每个人的心性不同,选择也就不同,当然结果也就不同。

当然,天山之伤情不只在于梁羽生笔下的众多女主,亦有金庸笔下的翠羽黄衫霍青桐和香香公主喀丝丽两姐妹。想那霍青桐智若诸葛貌若天仙,却偏偏遇上了陈家洛,错付痴心,一生孤苦。喀丝丽天真善良,却成了陈家洛光复大业的牺牲品,早早玉殒香消。都说爱江山更爱美人,换做陈家洛乾隆这两兄弟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辜负美人恩那更是家常便饭了。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茫茫大漠,邈邈天山,谁慰红颜?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成长的代价就是磨灭曾经天真的快乐,可是谁有曾想过,年幼之时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我们发自内心的,是我们真正想做的事呢!那时候我们也曾做梦仗剑走天涯;那时候我们也曾发誓沙场秋点兵;那时候我们也曾畅想太空漫步游。时间,给予了我们太多的知识,却也剥夺了我们太多的快乐。生活,一半是欢喜,一半是忧愁,这是千古不变的定理,我们总是要学着去长大,虽然我们并不乐意,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观中道士们是清修的多呢,还是一样食烟寝火?陶渊明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修行修行,不拘于何时何地,心中顿悟便是得道。若还未悟道,缘心不够清明,不够洒脱,不够自在。如此说来,种种愁怨又是不应该的。

奈何,俗事催人去,山中不留客。我只得带着万千不舍下山,挥别这一日的晨光。那一山一水,那一草一木,那一花一叶,如一幅水墨丹青描在心上,再无丹青手可以画出。果然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走过天涯,路过海角。一切都从未改变,只是看待事物的角度有所不同了,就如同你看到一个人言行的变化,却不知他内心的依然。尘世如网,中有千结,只是我们不想去解而已。

东汉中叶,正一道创始人张道陵曾在龙虎山炼丹,传说“丹成而龙虎现”,故而得名。对于道教文化倒是不太了解,龙虎山因道教文化而兴盛却是不假。记得以前读《水浒传》的时候,开篇第一章便是有关龙虎山的。书中这样写道:

美人如花,隔云端。那是世外仙山上的姑射仙人,不是此刻红尘烟火中的娉婷佳人。你看,她正在低头轻嗅一朵茶花。那鲜红似火的茶花瓣似一抹胭脂染上她的薄唇,无端添了几分明艳。此时此刻,倒令人分不清是花比人娇还是人比花娇,只觉世间风景到此已是极致。

当然,舒服并不是意味着放纵,更不是堕落,而是在塑造一个完美品格的同时不要让外物么存在束缚你。熟记律己,慎独,温和,宽容,善良,智慧,这样便可不困于情,不乱于心。

从龙虎山到梁山,从梁山到五台山,从五台山到六和寺,历经杀伐,堪破生死荣辱、功名富贵,顿悟成佛,坐化归去。我这般心心念念求一个明心见性,其实还不如鲁达。或许,修道本在红尘,参禅何须出世?

晨起出门,天色有些灰沉,如美人眼中含着一包泪,要落不落的,楚楚可怜。地下很湿,想来昨夜的雨下的不小。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雨最擅长的或许就是在茫茫夜色中播撒它的热情,浸润万物,带来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因着同学是本地人,带我们走了小路,直入景区。在仙水岩拍了几张照片,坐船去无蚊村看了看。本想再看个悬棺表演,却不凑巧,之前那一场表演已经结束,下面那场表演还有很长时间才开始,大家怕误了回学校的时间,不敢多留就匆匆回去了。

如是,不舍。不舍那怀抱,不舍那慈爱。这般近,那般远。我和父亲,隔着千山万水却拥有同样的清晨。那缓缓升起的红日,必定会带去我对父亲的问候,就像这风中也捎来父亲对我的叮咛与嘱咐。真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