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之恋,白云深处有人家

南国的秋夜,朦胧而清婉。就连那倾泻在大地之上的月光,似乎也少了一丝冷意,多了几许柔情。庭院之中,月色如水一般,绵绵缠缠。忽而一阵风过,所及之处,只见诺大的桂树,丽影翩然。一缕若有似无的芳香在枝与叶之间,在树与庭院之间,在天地之间,在梦幻与现实之间盘旋。我轻踩着月光,漫步在庭院里,努力地嗅着花香,心中思绪万千,古有高才大家陶渊明花中偏爱菊,如今我区区不才之辈深恋着桂花。我自是不敢与陶大家相提并论,只不过是想借陶大家之爱来言明心中所想,

每每提起大唐,首先令人感叹的便是扑面而来的酒气。大唐,好像永远给人一种醉醺醺的印象。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氤氲的酒气,大唐才更显性情。

有时候我们总是会在下一秒就收获你想要的惊喜,只要相信美好终归发生,那么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一定会给你意外的惊喜。我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早晨一切都收拾好时,出门,阳光正好,带着喜气的鸟儿在枝头欢快的喳喳叫着,总会让人感受到美好的韵味。

自小我便特别喜欢桂花,中秋佳节,正是花开最盛之际,每到此时,我总喜欢拿着月饼,坐在桂树之下,一边闻着花香,一边大快朵颐,仿佛桂花的香味能让食物更加美味。后来读了嫦娥奔月一系列的故事,我对桂花更有了一种朦胧的喜欢,感觉这美丽的桂花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不但美丽,而且幽香动人心魄,随着岁月的流逝,理性思想取代了感性,我对桂花的感觉不再仅仅是喜欢。

人生得意之时,需要诗酒壮怀,且化作满腔舒豪,尽情地泼酒。而失意之时,也可以自斟自饮,酒入愁肠,排遣心中的落寞与苦闷。唐代的好多诗篇都是在酒坛子中泡开的,阳光之下,散发出阵阵酒香。

每年我们的公司都会组织出去游玩,去年刚刚入职时,未能赶上,甚感可惜,所以今年就很是期待这次的游玩。终于敲定了去洛阳的白云山游玩。提到白云山时,总会想起那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那份山间的悠然生活跃然于心。

一身素装,没有桃花的热情明艳,也没有梅花的冷傲清高,却自有一种出尘脱俗,淡然温婉的气质,就好似一位与世无争的南国佳人。立于枝头,在忧伤的时节里,静静地诉说着流年,无数的岁月,无尽地的轮回,世间唯有真情不变。

一杯清酒,让飞扬的青春更加浪漫;一杯烈酒,让灼热的胸怀更加激荡。英雄的壮烈、没人的惆怅,都话左清酒、美酒,陶醉了人心,酿酒出诗篇。

在经历了相对漫长的车程终是到了目的地,感受阳光的灿烂,让我更期待山间的清幽气息。终于在坐着观光车到达旅店时,看着路边的绿色,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从阳光中带来的炙热终于得以舒缓。在旅店安顿好住宿的问题,美美的吃完农家饭之后就在导游的安排下向着景点出发,一路欢歌笑语。

这些年里,我一直四处漂泊,身在他乡,却一直心系着故土,尘世间的人情冷暖,纷争纠葛让我不甚心烦,每逢失意之时,我总会想到故乡的那棵桂树,那开在凋零之际的美丽。她不仅仅是桂花,她还是我心的寄托,我时常在心底告诉自己,要淡然处事,学会与世无争,少一份欲望,多一分平淡。否则,自己就不配欣赏她,爱她。

客舍,总是与羁旅相伴;柳,更是离别的象征。“黯然消魂者,惟别而己”。但在王维的笔下,客舍和杨柳并未令人黯然消魂,反而因一场朝雨的洗涤显得明朗清新。平日里,尘土飞扬,路旁杨柳不免笼罩上灰蒙蒙的尘雾;一场朝雨,重新洗出了它那青翠的本色,让人感觉它变“新”了。又因柳色之“新”,更映照出“客舍青青”来。

其实我们都知道旅游看的风景其实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那份欢快的心情,那才是旅游的真正意义所在。日出在山间看的时候是最震撼人心的美景,然后由于身体的原因还是未能一览,终究是遗憾,但是还好我们爬了最高的山峰证明自己来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