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记

时间将至凌晨五点,窗户已经泛白,外面很安静,有鸟鸣,遥远的犬吠。失眠,大脑抵抗着不肯缴械投降,我的思维在潜意识里游荡,出现了很多画面,似想象,却很逼真,如真实发生在眼前。

门是指房子出入口,槛是一个多音字,有些地方读lian ,
四声,与监同音,有栏杆、圈等意思,另一种音读kan ,
三声,与坎同音,意指房子构造中,门框的下面的较矮的横木条,又称门限,这是老式房屋门的附属结构,既有美观、增加牢固的意思,也有拦阻他人,非请莫入的意思,还可能有别的意思。本文讨论的门槛的读音与意思,当然是指后者。

趁着假期,我回了一趟家乡。

雾,浓浓的雾,牛奶色的,氤氲在湖面上。山很绿,都是什么树呢,像是松树。桥,石头桥,桥身布满裂缝。好安静,平静。跳跃,进入另一个画面,故乡,仿佛又不是。瓦房,墙上歪扭的字,粉笔写的。我躺在被窝里,被面是绸缎的,很光滑。我也许很小,七岁吧,也许比七岁还小。窗外有鸟声,是那种

我家老房子是我太爷从一个破落财主手上买下的老式房子,也算我们村最高大的木式结构房子,粗大的木柱镶嵌杉木板当墙壁,窗子也是雕刻出来的多格窗,至于门槛,自然要比普通住房的门槛高与宽,而且还雕有很好看的花纹,据我爷爷讲,门槛与门的高度成正比,而门的大小又与房子大小成比例增大或缩小,因此,门槛又成为衡量该家主人富有或身份的标志,我们家房子是从衰落大地主家买来的,房大、门高,门槛自然比一般房子门槛高。

我的家乡地处黄土原上。地理书上讲这黄土原是几万年来被风刮来的黄土堆积成的。又因有流水冲刷,在这原上就形成了一道道沟壑。这沟或深或浅,交错纵横,把这平整的黄土地分割成不同形状的条条块块。家乡的人们出门翻沟越岭,就成了家常便饭。后来因为填沟修坝,修路架桥的多了,人们又有了各种车子做交通工具,很多沟路慢慢也都荒弃了。我家附近的那条沟路就是这样。

咕咕叫的鸟,它也许栖息在邻居家的梧桐树上;梧桐树开花了,像喇叭,花蕊里有蜜,甜甜的。

在我的印象中,这大约一尺多高的门槛成了限制我幼儿时期出门乱跑的阻拦,少年时期做作业时的凳子,或倚门等家人回家唯一可坐的地方,到了读高中时,由于大部分时间不在家,既使是回到家,已经实现电灯电话普及的农村家庭,自然是坐到宽大的椅子上,借着明亮的电灯光,匍匐在桌子上看书学习,再也不用坐在门槛上,将书或作业本放在两膝,借助太阳光看书学习了,因此,对门槛的印象也就很淡漠了。

这黄土的直立性很好,在土沟土岭里,常能见到一些陡峭直立的土山,稳固得像石头一样,想要挖倒它都费劲,不用担心滑坡塌方。勤劳智慧的家乡人在这黄土坡上依沟靠崖的挖出很多土洞,这土洞坚固耐用,经久不塌,大热天干活累了可以进去乘凉休息,下雨天可以进去避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