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味道,牵着狗狗的男人

每天的傍晚,在同一线路上总会出现这样一个男人,五短身材,面色平静,一只手牵着一只黑色泰迪狗,另一只手握着一根打狗棍,悠然前行。他手中的打狗棍格外引人注目,准确地说,这是一柄木质剑,是男人用木板亲手砍削而成,剑把手和剑身泾渭分明,可谓匠心独具,精巧秀气。

坐立天香苑廊亭,沐着秋夜微风,我的手早已染墨,在手机荧屏,为一叶知秋,濡湿文字的轻柔,汩汩流淌。

经过了一个国庆节,生活的节奏就慢了下来,于是,就想到了闲趣,刚看到一篇文章,写闲人的瓜子,就是一种极佳的休闲方式,一颗小小的瓜子,在手中翻飞着,随着空闲的时光,可以变幻出太多的艺术和风情。

有一回男人牵着狗狗遛弯,偶遇一只猫妈妈领着两只雏猫散步,护子心切的猫妈妈以为狗狗会伤害它的孩子,竟毫无征兆地发起了猛烈攻击,扑上去咬住狗狗死死不放,锐利的爪尖扎进狗狗的皮肉。男人手无寸铁,连呼带踢,好不容易斥退了疯了似的猫妈妈,但是狗狗身体已多处受伤见血。

多么拍岸惊奇,饮马河水声,哗啦啦地,潺潺而泻,不断传入眼眸耳鼓,从未歇息。是它不知累否?非也。秋的饮马河正是这样,何况于秋,它的水草丰美,茂盛郁围,惬意地,在河游荡。

我曾看过很多熟悉的人,牙齿上会留下深深浅浅的瓜子豁,有着很趣味的感觉,那印证着曾经对于瓜子的热爱的牙豁口,是如此的可爱。

从那以后,这柄“宝剑”便应运而生了。后来,每当遇见不怀好意的猫猫狗狗,男人只要潇洒地剑锋一指,他的狗狗便平安无事了。

我这时开始,希望有故事发生,在那舞蹈蹁跹,徜徉对太阳的企望。正思想着,不知怎地,一个美女,轻轻悄悄,长得特别漂亮那种,鹅蛋形脸,顾盼生辉,一袭长发,披肩飘逸,她盯了盯满目夜色,缄默无言,须臾之间,留下一缕幽香,若清风飘逸,携明月古风,驾白帆轻舟,踏波而来,倏然而去,瞬息,不见踪。

每到过年过节,瓜子就成为桌子上的美味,一碟瓜子,在围坐的人们中间,两个指尖轻轻地一捏,就可以拿捏起一颗,放进嘴里咔咔的磕着,嘴里溢满了咸咸甜甜的味道,于是,时光也变得咸咸甜甜起来。仿佛光阴也变得细碎起来,跟着细碎的瓜子一起破碎剥离,一起起落成满地的碎屑。

男人就这样牵着狗狗,心无旁骛,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执着向前,直到一个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女人走到近前才止步。这时,男人笑眯眯地把狗狗的牵引绳递到女人手中,接着十分自然地接过女人的背包挎到自己的肩上,然后掉转头往回走。女人则习惯性地抱起狗狗亲热一番,便牵着狗狗开始“叽里呱啦”地向男人述说着一天的见闻。两人并肩踏着夕阳奔向共同的家园,相依相伴的身影仿佛柔和的晚霞宁静安然。

是仙女临凡?是鬼怪莅临?还是什么!吾不知道。好好的秋夜,脉脉流水般,轻柔地,以烟雨红尘之二泉映月,剪裁得体,没之深夜,聆听旷绝。

非甜非咸的味道,逗引着贪婪的味觉,于是,当手指尖拿捏起瓜子的时候,从第一颗到第二颗,再也没有了停顿,必须直到将所有的瓜子磕完才行。

每天男人下班一到家就牵上女人的小宠去迎接女人下班。临行前总要打个电话告知女人已出发,女人则开始收拾,准备下班。


轻轻慢慢,风漾起伤心往事,仿佛轻殇绵愁,把记忆深处,带入尘埃满天,苍白,寂言,默默而微弱,从手指尖尖,滑入头脑,嗅吸淡淡清香,为流年往昔买单。

记得小时候去看露天电影,身旁总是有推着车子叫卖瓜子的,一张撕小的旧报纸,把一把瓜子包裹在里边,外形是尖尖的圆锥形,里面的瓜子不多,但是够磕到电影结束。一场电影下来,广场上面铺满了细碎的瓜子皮,像风扫过来的灰尘沙砾,密密的铺满一地,印证着此处喧闹休闲过的痕迹。

鬓角已白的男人和女人有时哈哈说笑像放肆的孩童,有时吹胡子瞪眼睛像赌气的娃娃。然而,无论心情是阴是晴,男人和女人始终肩并肩牵着狗狗,悠然向前。


倏忽,而又自心灵,猛想起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那卷起的三重茅,飞得好高,好冷,还显孤独。凄清地相随时间,流逝往昔旧年,把洒脱意趣,半钩残月,以岁月之光,惊扰华章巨典,为梦醒时分,熬成酣梦。

曾经为了美,生怕把过瘾的咔嚓声留成牙齿上残缺的豁口,就变得斯文起来,用里面的大牙咔的咬上一下,再拿在手里细细的剥去硬硬的外壳,取出果仁,放入口中,如此一来,就可以免去门牙的罪,不用在门牙上留下凹痕,但是却不如身旁的人来的过瘾,看着那瓜子皮在嘴皮里翻飞着,舌尖敏捷的伸缩,于是,果仁留在了口中,皮就落在了嘴外,就是那么看着瞧着,也感觉有种节奏的美感。

春秋冬夏,四季轮回,路旁的景色枯荣交替,而男人、女人、狗狗却成了固定线路上的一道不变的风景。

“一湖秋水一泓波,采撷鸿运楼半钟;轻叩门扉三两下,诗人吟咏推敲中。”贾岛“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把我带入宋之年代,凝成苦吟。

瓜子可以用来刷电视剧,可以用来闲聊,可以用来独处,可以用来欢聚。一碟瓜子,让一群女子们围坐在一部漫长的电视剧里,上下门牙把瓜子壳拨开,卷去果肉,吐出果皮,话语也随着瓜子皮翻飞着,连珠串似的蹦出来,于是,噼噼啪啪,叽叽喳喳,就伴随着一场悲喜交加的电视剧,度过了休闲的光阴,此刻的时光,就会感觉到美好而温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琴韵声声,和鸣吟唱;古筝伴奏,夜雨寄北。秋雨说来就来,可文章的写,在相伴雨声淅沥。手抚接之,那雨儿,珠圆玉润,手掌一摊,片刻一汪水润。清冷,绝诀;可风,却依然和缓,待到更之深夜,方显骤急。

旅途中,坐在一列轰隆隆的列车上,听着单调的声音,望着窗玻璃上孤单的自己,于是,一把瓜子,就磕出了孤单的味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