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算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啦,你读了几本

★ 励志语录——获致幸福的不二法门是珍视你所拥有的、遗忘你所没有的。 ★

★ 励志语录——因害怕失败而不敢放手一搏,永远不会成功。 ★

★ 励志语录——要纠正别人之前,先反省自己有没有犯错。 ★

1

这是我过去的32年里,第三次纽卡斯尔之行。

现在的文人三天两头撰文,哀叹书店式微。每当读到这种文章,我都想说,对于现代人来说,书店关门没有任何影响好吗?相反,网络的快捷让买书更加容易,对于自控力稍差的人来说,简直是火上浇油。

一个真正见过大世面的人,会讲究,能将就,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坏的,见过世面的他们自然会在人群中散发不一样的气质,温和却有力量,谦卑却有内涵。

第一次是我21岁刚进大学时,收到Ken
Morley先生的邀请,在那年暑假来到了纽卡斯尔。当时,我从没想过可以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看看。当时可以拿到护照是一件稀奇的事,是Morley先生鼓励我:“试试看,说不定你能拿到护照。”好,我就决定:去试试吧!我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拿到我的护照,以为这样就可以去了,但他们又告诉我,你还需要有签证,你需要到北京去签发签证,其实那时候去北京的费用对我来说非常昂贵,但我还是要去试试。

以前在书店买书,看到密密麻麻的大部头还犹豫一下,一则搬回家麻烦,再则字数太多,想着不一定有时间读完,理性就占据了上风,有的书掂量一下就放回去了。

一生忠于清王朝的国学大师王国维曾邀请被迫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到家中做客,当他热情地给小皇帝展示自己珍藏了半生的古董字画、金石玉器时,溥仪并没有太大兴趣,反而随手指了几件,告诉王国维说这些都是假货。

我去了北京,在七次申请签证都遭到拒绝后,我第八次去申请,我对当时面试我的使馆官员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我已经尝试了七次都被拒绝,我希望这次能申请到签证。”那个使馆官员问我:“你为什么要去澳大利亚?”我说我的朋友邀请我去。当时没有旅游签证,他说不能发签证给我。我跟他讲了我是如何遇到Ken和大卫的。Ken找了一些新南威尔士的朋友帮忙,并向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发了一封电报。当时那个使馆的人就说:“你真的想要这个签证吗?”我说:“当然想要。”他就说:“我5分钟后给你。”我就这样终于拿到了我的签证。这就是永不放弃的例子。

在网上买书,完全没有这种心理负担,且诱惑更多。

一个人见没见过世面,看这两点就够了!

我的澳大利亚之旅真正地改变了我,是我没法想象的巨大的改变。我出生在中国,100%是中国制造。在纽卡斯尔待的那29天,在我的生命中至关重要。在接下来的10年,我都在想中国需要改变。我们需要更开放的思想,我们要用一个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事物。

第一,价格的坑。如今物价涨涨涨,就书价上升缓慢,一本书有时比一碗面条还便宜,买起来毫无压力。买得多了,网站送一个“金牌用户”的名号,又给特别的折扣,好诱人!物流业也是帮凶。现在的网站都没底线,随便买几本就免运费,晚上下单第二天早上快递小哥就送上门了。真是分分钟勾引你下单。

王国维当然不服,凭借自己的美学史学造诣,这些精挑细选的古董怎么可能是假货呢,这小皇帝都没怎么仔细看,这真伪又何以如此快辨别出来呢?

我学到的是,你在书本上学到的、父母告诉你的,可能不全是真的,这个世界太有趣了,太独特了,你要自己去体验。你要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当我回到大陆的时候,我已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第二,心理的坑。商家雇了程序员,通过“大数据”分析你喜欢什么书,再推送广告。这次买了《恋爱心理》,下次给你推荐《怎样抓住男人》;这次买了《大唐秘闻史》,下次给你推荐《宋朝那些事》;这次买了《失乐园》,下次给你推荐《怎样离婚》。各种明晃晃的小封面,花团锦簇地挤到你面前,喊着“来呀来呀,来买我呀”。

于是王国维找来了同行帮忙鉴别,又去古玩店找行家套话,所得到的结果都是一致的认为自己收藏的确实是赝品。

没有那29天,我永远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思考,我可能只会以其他中国人的方式去思考。我想要感谢Ken
Morley和他的家人对我的帮助、支持和理解。

第三,明星的坑。以前出书是文人专利,如今网络打破文联垄断,造就了各行各业的文字网红。网红们写的是自己行业的事儿,还特别有意思。就说医学界,牙医出书,法医出书,妇产科医生出书,连兽医都能出书。这些人还结成联盟,相互推销,一不留神就下单了。

大师对这位年纪轻轻却见识如此之广的溥仪佩服得五体投地,溥仪却说:“说我也不懂你们那些个鉴别的方法、技术,我就是看你那几件玩意和我家里的那些个不太一样罢了。”

在过去,这个世界是知识驱动的。人类和机器会有很大的竞争,但是未来人类会通过自己的智慧取得胜利。你可以从书本中学到知识,但智慧只能通过经验得到。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希望成功,你得有EQ;如果你不希望失败,你得有IQ;但如果你希望受到尊重的话,你要有LQ——爱的智慧,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这里的学生们都会记得这三个Q。这是我从与Ken
Morley先生的讨论中学到的。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灌满了鸡汤的大坑。如今市场细分,编辑粘上毛比猴子还精。曾有出版商向我约稿,说要写“鸡汤”,我问啥叫雞汤,编辑说:“就是给学历不高相貌平平职场受阻的都市屌丝以鼓励的书!好卖!”还真是,畅销书都是痒痒挠,专瞄你的痒痒肉。粉红少女看“小鸡文学”,落寞丑女看“霸道总裁爱上我”,丈夫蠢蠢欲动的阔太要么看小黄书要么看“修身养性学”,潦倒的大学生看玄幻小说,办公室里郁闷的大叔看《万历十五年》。你不郁闷你积极向上你胸怀宇宙?你也可以看《人类简史》和《罗马帝国衰亡史》嘛,看完觉得自己不要太深刻,周围全是乌合之众!

如此霸气的回应,不得不感叹他的见识。

诱惑这么多,终于下了单。有很多人——其实就是我——在买书那一刻,满足感到达顶峰,书买回来,放上书架,仪式就完成了。至于读书,又是另一回事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