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做值钱的事,苦难是一场生命的修行

★ 励志语录——获致幸福的不二法门是珍视你所拥有的、遗忘你所没有的。 ★

★ 励志语录——你的选择是做或不做,但不做就永远不会有机会。 ★

★ 励志语录——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做自己该做的事。 ★

先讲一个故事吧。

我们都在年龄里生死。

艾伦·图灵是英国著名的数学家,二战时期,他在军方邀请下进行德国Enigma密码破译工作。Enigma是当时德国使用的一种加密系统,直到今天还被视为史上最可靠的加密系统之一。它由一个装满了复杂而精致元件的盒子构成,包括26个字母键盘、3个转子和一个显示器,通过改变转子,键盘上的字母会被其他字母代替,打出加密信息。这种编码方式,让Enigma有一亿种加密可能性,但只要双方确定密钥,就能轻松加密和解密。每天早上,德军会使用一种编码方式发布当天的军事命令,凌晨再换一组新的,所以盟军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来破译密码,而且就算当天破译成功,第二天还要重新破译。

一个人一出生,什么还没有呢,先有了年龄。无论活得多富贵,或者多卑微,死了,最后,比的还是年龄。这时候,生命里的好多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只有年龄留了下来。送行的人说,他比某某活得岁数大。一下子,就盖棺定论了。

那时,正处在人生挫折期的他,请教一位长者,如何去战胜人生的苦难?

跟图灵一起工作的,还有英国当时著名的其他数学家和语言学家,可是当大家都在拿着当天截获的加密信息苦苦寻找编码可能性的时候,图灵却在一边画图纸、研究各种线圈。他说,与其每天被密钥蹂躏,不如设计一种机器,彻底破解Enigma。

这,就是一个普通人一生的成就。

长者说,看看旷野中的树吧,看懂了它们,就知道如何去战胜人生的苦难了。

这个想法,一开始根本不被大家接受,别人都觉得他在浪费时间和资源,但图灵用他的理念征服了团队。最终,他们成功了,设计出一台名叫“Christopher”的庞大机器,它能用人脑根本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破解Enigma的密钥。据估计,Christopher至少把战争缩短了两年。

只要活不成爱因斯坦,每个人注定都是肉体凡胎,都是凡夫俗子。没有成就可比的人,也只好比比年龄。与人见面,问话大都从年龄开始。即使是再势利的人,也要先从年龄这里绕个圈,才问到你的收入、职位和身世背景。问年龄,是搭讪的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最后,言谈无味,要收场了,也完全可以用到年龄。说,嘿,其实吧,你比我年轻多了,然后哈哈一笑,鸟兽散。

他看着旷野中的树,可并不能看明白什么。

如果说,努力破解当天的密码可以让这个团队每天领到应得的工资,那建造一台Christopher则是引领了一个新的行业;前者是赚钱的事,后者是值钱的事。

我们都是在年龄的强大追问中成长起来的。自有记忆起,大人就会问到我们的年龄。几岁了?进一步,或者会问明年几岁了?再吊诡一些,就是在属相上蒙你一下,说今年属猪,明年属什么?仿佛以此就考察了我们的聪明。于是,深深刻进我们心底的,就是年龄。比如说到掏鸟窝差点坠崖而死的事,第一反应到的还是年龄:那一年,9岁,上小学三年级。

长者说,在烈日下,在冰雪中,树有房子为它们遮日御寒吗?在风暴中,在雷雨中,树可以拔腿就逃吗?不能,树没有房子,没有腿,它们无法回避,无法逃离,它们只有独自承受,独自与苦难抗争,正是这种对苦难的承受和抗争,使它们变得更加坚忍和强大。也许,这就是树能活上千年而人难以活过百岁的原因吧。

在最近一个火爆的帖子里,才女梁宁这样区分赚钱和值钱:“赚钱的事的核心,是当下的利差。现金现货,将本求利。而值钱的事的核心,是结构性价值,兑现时间在某个未来。”她举了《穷爸爸富爸爸》里的一个故事做例子:一个村庄缺水,村长委托两个年轻人给村庄供水,村民向他们支付费用。第一个年轻人艾德投资了两只大桶,每天奔波于10里外的湖泊和村庄之间,立刻就赚到了钱。另一个年轻人比尔,却签了合同就消失了。半年后,比尔带着施工队和投资回到村庄,原来他做了商业计划,找到了投资,雇用了施工人员,然后花了一年时间,修建起一条从湖泊到村庄的供水系统。当清水从水龙头中涌出的瞬间,艾德的生意结束了,他只赚了一年半的钱。

人在青春里,韶光,素年,锦事,最容易记住年龄。比如,为成绩哭过鼻子,或者那么欣赏或者恨过一个老师,要不就是懵懂地喜欢过一个同学。这时候,年龄就像打在一片树叶上的阳光,华美,炫目,摇曳着光泽。这是一段牛奶一样鲜润的时光,灿烂,明媚,连忧伤也是彩色的。从这个年龄段往上看,所有的人都是老的,都觉得是一棵棵经历了岁月沧桑的树,与自己隔着遥远的,年华上的距离。

当他再去看那些旷野中的树,看着那些没有房子没有腿的树时,似乎明白了许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