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表演艺术家高洁,63名秦腔演员角逐首届陕西

  首届陕西“文华奖”秦腔电视大赛总决赛将于7月22日在西安全面展开。

图片 1

豫剧表演艺术家高洁:一位艺术朝圣者的永恒守望

时间:2015年05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贺宝林

一位艺术朝圣者的永恒守望

——记豫剧现代戏表演艺术家高洁

图片 2

高洁近照

  在豫剧现代戏史上,高洁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她所塑造的人物形象,很多都成了经典,如《罗汉钱》中的小飞娥,《刘胡兰》中的胡兰娘,《朝阳沟》中的拴保娘等。高洁在艺术上成名很早,她主演《罗汉钱》时才19岁,饰演胡兰娘时21岁,就是她的巅峰之作饰演拴保娘时也不过24岁。高洁的艺术成就很早就得到了社会和观众的认可,1964年河南省委宣传部就认定她是河南豫剧院三团的“五大主演”之首。

  1934年,高洁生于安徽界首,一岁时举家迁往安徽临泉。高洁从小就有很高的艺术天赋,上中学时她就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骨干,参加文工团后,又参与了“土改”、“镇反”、宣传《婚姻法》、支援抗美援朝等一系列重大的历史事件。大量的艺术和社会实践,使高洁逐步成长为一个新型的文艺工作者,并确立了为新生的祖国去努力奋斗的理想。1951年,高洁被分配到河南省歌剧团(河南豫剧院三团的前身)工作,从此开始了她对豫剧现代戏半个多世纪的探索。当时,高洁对戏曲没有一点爱好,是组织的安排让她选择了戏曲,使她不经意间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开辟出了一块茂盛的绿地。其实,高洁走上戏曲之路并非偶然,新生的国家、历史的巨变与河南这块厚重的热土,催生出豫剧现代戏这一艺术品种,也造就了高洁等最早一批豫剧现代戏演员。

  高洁是一个刻苦勤奋的人,为了唱好豫剧,她从学说河南话开始,在她的少女时代,从来没有体验过逛街的惬意和看电影的兴奋,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艺术上。高洁又是一个幸运的人,她经历了新中国艺术繁荣的时代,这使她的艺术天分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也为她的辛勤耕耘提供了一片广阔的天地。高洁22岁跟随中国音乐家代表团到北欧访问,25岁到上海声乐研究所师从著名声乐教授林俊卿学习声乐理论,30岁登上中国音乐学院讲台讲授戏曲的演唱方法。这种独特而又宝贵的经历,极大地丰富了她的艺术实践,使她全面而又系统地掌握了科学的演唱方法和纯熟的演唱技巧,特别是她创造性地将“喷口”、“咬字”、“嚼字”、“吐字”与“刚音”、“柔音”、“颤音”巧妙地结合起来,使她在吐字和发声的运用上几近炉火纯青的程度,并最终形成了独树一帜的艺术个性。

  “文革”中高洁被剥夺演戏的权利,但她没有忘记自己的理想和责任,没有放弃自己的艺术事业。可当她恢复自由后想重新投入到戏曲事业中时,戏曲却遇到了空前的危机,戏曲在社会中耀眼的地位逐渐让位于商业与市场,艺术家的道义和责任也被金钱解构得支离破碎。面对艺术逐渐被商品化、市场化的现实,高洁选择了退场和沉默。当社会上开始大兴剧团承包之风时,高洁不仅没有追风,而且还谢绝了所有高薪聘请,拖着病体去义务辅导临泉县豫剧团和临颍县南街村文工团两个基层剧团达10年之久。高洁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始终认为,艺术的复兴在于艺术水准的提高,一个民族素质的提升,需要有精品艺术的引领,而不是将其放在金钱的天平上去衡量。

  高洁对民族文化始终怀着谦卑和敬畏,特别是她访问欧洲之后,在看到中西文化巨大差异的同时,更看到民族艺术的巨大价值。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之后,面对流行文化的兴起和异域文化的涌入,高洁忧心忡忡。她不反对艺术形式的革新与变化,但她反对抽空艺术精神而徒具华丽的外壳;在艺术上她也从来没有厚此薄彼,但她始终坚持学习西方文化是为了更好地弘扬民族艺术。高洁不止一次地告诫年轻人:“一味地追求外来艺术,而对民族艺术知之甚少,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我们不否认其他姊妹艺术,但我们不能做外来艺术的殖民地,我们的艺术阵地必须由民族艺术来占领。”

  高洁是一个终生为捍卫艺术纯洁而奔走呼号的人,也是一个为捍卫艺术纯洁而身体力行的人。在高洁的心中,有一块最纯洁的圣地,那就是艺术。她认为,保持艺术家的贞操就是捍卫艺术的纯洁,因此她从不穿堂走穴,从不唱戏曲茶座,从不拿党和人民给她的荣誉当作换取金钱的资本。1999年6月2日,高洁在《大河报》上发表《从艺当学阎立品》的文章,文中写道:“她(指阎立品)在旧社会吃斋念佛,主要是为了对付那些国民党官僚唱堂会、请吃饭等方面的纠缠,‘既然是吃斋念佛的人,就不宜在那种场合露面,我就是要这样为戏子立品’。这是一位多么有骨气、多么值得敬佩的艺术家呀!现在的演员,在人品艺德方面应该向她学习,应该树立起最起码的自尊。”

  高洁被誉为“中原第一老大娘”,她在近60部戏曲和影视作品中塑造了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不同职业的慈母形象;同时,她那慈眉善目的神情、温柔敦厚的气质,又使她所塑造的慈母形象具备了她个人的情感张力。其实,在高洁的慈母情怀中,不仅有细绵如水的爱,还有不屈的气节和刚强的意志。“文革”期间,高洁敢把造反派挂在她脖子上的牌子一个个都撕得粉碎,因为在她眼里气节比生命更重要。特别是1975年,河南驻马店地区遭受严重水灾,高洁不顾自己“三名三高”的身份,不怕造反派给她罗织新的罪名,义无反顾地主动要求参加慰问演出,因为她觉得在人民需要她的时候,她没有理由退却,她只能和人民站在一起。

  高洁身上有两个最明显的特征:一是崇尚精神的独立自由;二是对艺术永无止境地追求。对高洁来说,自由不是察言观色,不是蝇营狗苟,而是一种豁达的生命状态,一种超凡的生命境界。为了追求精神的独立自由,她越过了旅途中的艰难险阻,抛弃了尘世上的享乐诱惑,忘却了世俗中的流言飞语,沉浸在一个只属于她的世界里自得其乐。同时,高洁又是一个艺术的朝圣者,艺术不仅是烛照她心灵之路的朝阳,更是她人生的宗教,在艺术神圣的光晕里,她的世界变得澄明而透亮。高洁始终认为,真正的艺术是自由心灵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艺术创造只有真正进入心灵的自由状态时,才能够变得光辉灿烂,才能够穿越时空而感动未来。

  陕西“文华奖”,是陕西专业舞台表演艺术领域的政府最高奖。首届陕西“文华奖”主题确定为秦腔电视大赛,由陕西省文化厅、陕西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和陕西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2012年8月28日,该大赛在西安启动,来自甘肃、宁夏、新疆、陕西四省(区)的600余名选手报名参赛,其中年龄最大的72岁,最小的11岁,所有选手均来自秦腔专业团体。经过半年的初赛、复赛和决赛,共有63名选手入围总决赛。

台湾老“戏骨”金士杰 罗晓光 摄

  据了解,本届大赛采取电视录播、电台转播和网络直播等方式播出,并将在陕西卫视每晚黄金时段播出的《秦之声》栏目中展播。

  以编导“错误喜剧”《荷珠新配》掀起台湾小剧场运动新浪潮,开启台湾现代剧场序幕,这是金士杰最初崛起并广泛地进入人们视野的形象;但大陆观众最熟悉的,可能还是他在赖声川话剧《暗恋桃花源》中饰演的江滨柳。他既是演员,也是编剧和导演,涉足影视和舞台剧多个领域,被台湾同行亲切地称为“金宝”、被好友赖声川评价为“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及代表人物”,而许多后辈文艺青年则尊称他为“金老师”。

  多年以前,当黄磊版《暗恋桃花源》在北京演出时,一股怀旧风吹遍大街小巷,金士杰版的电影和话剧《暗恋桃花源》乃至“表演工作坊”其他剧目的正版盗版光碟常常被一扫而空;他逐渐活跃于大陆并为人所熟知,则是在此之后的事。这一次,他带来的是台湾果陀剧场改编自希区柯克电影《三十九级台阶》的悬疑侦探喜剧《步步惊笑》,将于5月23日至25日登陆国家大剧院舞台。这是他继在话剧《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中饰演莫利教授之后再度登陆大剧院舞台。跟记者见面时,他依旧朴素低调,亲切中透着拘谨,聊起表演则喜笑颜开,跟老来得子的他聊起家里刚满3岁的龙凤胎孩子,金士杰则“奶爸”样十足。

  “喜剧往往会让演员琢磨戏”

  大陆观众对于希区柯克的电影《三十九级台阶》并不陌生,2005年其电影文本经编剧帕特里克·巴洛改编为话剧《步步惊笑》后极其卖座。它讲述的是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英国伦敦的故事: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老宅男”,因一次离奇的“桃花运”而卷入一场间谍组织的计划,在惨遭追杀的过程中不得不展开“世纪大逃亡”。2009年,该剧由果陀剧场与导演杨世彭引入,以华人舞台剧少见的“谐仿”类型进行演出,获得如潮好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