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副校长,木叶演奏家罗文军

彭红旗:一把二胡拉“醉”人生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01

53岁的彭红旗生于平原县一个普通的小村庄现在是山东省民族管弦乐协会实验乐团首席二胡、德州学院外聘副教授。二胡是怎样走进他的生活?他又是怎样从一个普通的村娃成长为一名成功的二胡演奏家的呢?
八九岁时,结缘二胡
彭红旗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他结缘二胡有很大的偶然性。“我从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拉二胡,那时候我常跟着村里的民间艺人学着玩。他特别鼓励我,说我拉得好,我就经常去找他学。”
彭红旗说,“我们家兄弟5个,我是老大。在那个年代,拉二胡不如多做点农活,因为能给家里挣工分,但家里并没有因此阻止我。”
村里的艺人毕竟太业余,他们有的并不识谱,有的只是靠耳朵听,靠脑子记。直到彭红旗上了初中,遇到了一位老师,他才开始学习识谱。这位老师是教美术的,拉二胡仍然很业余,但他比村里的艺人稍专业一点。在这位老师的指导和鼓励下,彭红旗拉二胡变得越来越正规。
不久,初中毕业的他考入了恩城二中,这时,又遇到了一位更专业的老师。“我的数学老师和她的丈夫王老师都来自青岛,王老师从八岁起就在青岛艺术馆学小提琴,拉得很棒。”彭红旗说,“那时我参加了学校的民乐队,王老师应邀来指导乐队,就是那一次,我开始跟着王老师学习。”
在老师的指导和家庭的支持下,彭红旗的二胡越拉越好,高中时就在全县的比赛中荣获一等奖。恢复高考后的1978年,他考入了当时的德州师专,就读于艺术系音乐专业。

借来二胡,苦练技艺
彭红旗的成功虽然与老师和家人支持分不开,但更与自己的努力密不可分。
高中时,当同学们都在忙着“学工学农”,忙着干农活、访贫问苦、写调查报告的时候,彭红旗却一个人偷偷地跑回学校,到排练室里去练习二胡。“那个排练室后面是一个单独的理化实验室,前面有个大坑,离着教室、活动区很远。晚上,小灯泡又暗,也很害怕,但我还是常常一个人来练。”彭红旗回忆说。
不仅如此,彭红旗还主动和老师“套近乎”,跟他学习经验。“那个时候我经常到王老师家去,帮着他干活儿。”彭红旗说,“那时学校里的自来水水质不好,我就帮老师到好几里地以外一口水井里去挑水喝,还帮着他做米饼子。高中毕业后,我当了民办老师,但也还是经常骑着自行车到恩城去看他。那时候他也不收我学费,每次村里的玉米棒子熟了,我就给他捎上一袋子;地瓜熟了就给老师送一袋子地瓜。上了大学、甚至大学毕业后,我也经常去找他,一直到他重新调回青岛。”“刚开始学二胡时我一分钱也没花,甚至连把二胡都没买,一直借民间艺人的二胡,就是这把二胡一直用到我考大学。在大学里,我用学校里的,毕业后就用单位上的。”
彭红旗说,直到1986年,拉了快20年了,他才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二胡。过去家里条件不大好,能坚持下来真是不容易,靠的就是一股子韧劲儿。年过半百,勤奋钻研
1976年,彭红旗因为参加比赛患了重病,几乎威及生命,但病刚好,他马上又架起二胡。“当时我代表乡里去参加县里的会演,住在平原师范。地上铺的砖,上面有一层麦秸,我们就在麦秸上睡。冬天没有暖气、没有炉子,元旦十天会演,我们就这样坚持了十天。我的体质本来就不好,很快就得了重病。为了给家里省钱,还一度延误了治疗,折腾了一年多才治好。”彭红旗说,“治好之后,我马上又开始拉二胡。我觉得一拉起二胡,病就好了一大半,身体恢复得也就快了。”
彭红旗说,现在他仍然像当年一样,只要一拉起二胡来就很投入,其他所有的杂事都忘干净了。冬天,他跟乐队在礼堂里排练时,尽管没有暖气,只要拉起二胡,他就不觉得冷。
如今的彭红旗,仍然勤奋钻研。虽然已经年过半百,身体也并不好,他却在坚持做好自己本职工作之余,把所有闲暇时间都交给了二胡。他利用周末和晚上的时间,在德州学院讲课,在华能电厂的老年大学讲课,在山东省民族管弦乐协会实验乐团担任首席二胡,还在家里教学生。
尽管如此忙碌,他还坚持每天抽出半小时左右的时间练习。“二胡是我最痴迷的东西,它带给我无尽的欢乐,我要把这份欢乐发扬下去,把它传递给更多的人。”彭红旗说。

—-来自华音网

邢维凯 —–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副校长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5月18日

个人简历

邢维凯,男,1963年2月14日生于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教授,1997年至2000年担任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副主任,自1999年起兼任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副校长,现任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校长。1981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钢琴专业。1984年至2005年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在本科及研究生学习阶段,先后师从于张前教授和于润洋教授,主修音乐美学。1995年以优异成绩毕业,获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

学术成果

一、教学成果

开设音乐学本科四年级必选课,全校研究生选修课《西方音乐美学史》;音乐学本科三年级必修课《音乐美学基础》。学生赵海1999年荣获文化部高等艺术院校优秀毕业生称号,2001年荣获全国高校“宝钢教育基金”优秀学生奖。学生赵海、刘维兰多次在院学生论文比赛中获奖。

二、科研课题研究:

文化部九五重点教材《中国艺术教育大系》音乐卷。(参与编写,已出版。)

文化部科研课题《音乐百科》,承担部分词条的写作及编审工作。

霍英东教育基金会资助项目《音乐接受与青少年人格发展》。

教育部科研课题《西方音乐美学思想史纲》。

三、主要论著:

形象化音乐审美观评析(《中国音乐学》,1989年第4期;《二十世纪中国音乐美学》文献卷,现代出版社2000年版。第三集)

音乐作为审美对象的判断及其原理(《人民音乐》,1991年第2期)

论音乐的“原作”(《文艺研究》1992年第2期;《二十世纪中国音乐美学》文献卷,现代出版社2000年版。第四集)

音乐审美经验的感性论原理(《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93年第1-2期;《二十世纪中国音乐美学》文献卷,现代出版社2000年版。第四集)

文艺复兴时期情感论音乐思想的发展(沈阳音乐学院学报《乐府新声》1994年第2期)

《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初期的音乐与美学》引言(译文,《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94年第3期)

《音乐美学》(卫星电视教育音乐教材,与王次昭、周海宏合著,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出版)

本体•载体•显现体——音乐存在方式的三个层面(《艺苑》1996年第4期《二十世纪中国音乐美学》文献卷,现代出版社2000年版。第三集)

黑格尔的情感论音乐美学及其对欧洲19世纪浪漫主义音乐的影响
(沈阳音乐学院学报《乐府新声》1997年第3期;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音乐舞蹈研究》1998年第1期,转载)

全面的现代化,充分的世界化:当代中国音乐文化的必由之路——关于“中国音乐文化自性危机论”的几点思考(《中国音乐学》1997年第4期)

现象学美学对音乐情感意义的解释——20世纪西方哲学、美学领域有关音乐情感意义的探讨(之一。沈阳音乐学院学报《乐府新声》,1998年第1期)

二十世纪音乐实践领域中的音乐美学观念(《人民音乐》1998年第3期)

从释义学的角度看音乐情感意义的存在方式——20世纪西方哲学、美学领域有关音乐情感意义的探讨(之二。沈阳音乐学院学报《乐府新声》,1998年第2期)

符号象征理论中有关音乐情感意义问题的论述——20世纪西方哲学、美学领域有关音乐情感意义的探讨(之三,沈阳音乐学院学报《乐府新声》,1998年第3期)

迈尔的音乐情感意义理论(沈阳音乐学院学报《乐府新声》,1998年第4期)

中国音乐文化的现代化与音乐审美的多元化——对“中国音乐文化自性危机论”的再思考(《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01年第1期)

中国艺术教育大系•音乐卷•音乐美学教程(合著,上海音乐出版社2002年版)

主要社会兼职及所获奖项

主要社会兼职有: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全国音乐美学学会会员,全国中等艺术教育学会理事。

1998年荣获“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颁发的“第六届全国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基金”。1999年荣获首届“文化部文化艺术科学优秀成果奖”。2000年荣获“杨雪兰音乐教育奖”。

曾出席1991年第四届、1995年第五届、2000年第六届全国音乐美学研讨会。1998年发起并组织了“二十世纪中国音乐文化发展道路的回顾与反思”学术研讨会。曾担任第八届、第九届“星海杯全国少年儿童钢琴比赛”工作委员会主任。曾出访香港、台湾、日本、美国、加拿大及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活动。

木叶演奏家罗文军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21

罗文军,
男、布依族,祖籍江西,1960年8月生于贵州盘县。国家二级演员,木叶演奏家。1982年毕业于贵州省艺术专科学校。1986年5月考进贵州省民族歌舞团乐队及独奏演员。历任乐队队长、歌乐队队长、工会副主席、业务办主任。政协贵州省委员会第七、八届常务委员。贵州民族管弦乐协会会员,贵州省音乐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民族音乐研究会会员。
多年从事木叶、竹笛,巴乌、葫芦丝、芦笙等民族乐器的舞台演奏和教学工作。创作并演奏的木叶独奏曲《布依山寨好风光》、《六月六》、《木叶声声》、《情满彝山》等都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播出。“东方时空”栏目曾专题报道,誉为“中华一绝”。先后随中国艺术团赴美国、加拿大、法国、波兰、瑞士、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参加二十多次国际性艺术节演出。1992年8月在波兰第二十五届国际民间艺术节上获“金山杖”金奖,木叶独奏“银奖”
巴乌芦笙合奏“特别奖”和多能手“特别奖”。在欧美的演出中,《木叶独奏》节目深受欢迎,当地的广播、电视报刊纷纷报道,被称为“神奇的魔叶”。《民族画报》1990年第二期载文称“罗文军的木叶演奏,那优美的乐曲使众多观众为之欢呼、倾倒,男女老少交口称赞,纷纷学吹木叶,北美大陆卷起一阵‘木叶风’”。
个人传记编入《中国布依族儿女名录》、《中国文艺家传集》等。
2005年大年初一,参加贵州省春节文艺联欢晚会演出,国家主席胡锦涛、省领导及省全国劳模观看了演出。我的独奏节目深受欢迎。得到了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2005年10月荣获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艺术院校奖—第二届民族乐器演奏比赛“优秀演奏”奖。
2006年2月
公安部周永康部长一行视察贵州,在迎宾馆观看了贵州新春文艺联欢晚会节目,我的“木叶声声”得到了好评。二十多年来,我始终热爱着所从事的艺术事业,时刻不忘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政治上严格要求自己,拥护党的方针政策,始终保持正确清醒的头脑,坚持不懈地加强自身建设,力求上进,业务上注重学习、刻苦钻研,在不断提高自身素质的同时,也积极地寻找弥补和改进自己的不足,努力使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文艺工作者。2002年8月。贵州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了首张《夜郎情韵》木叶吹奏专辑。对宣传贵州民族特色文化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在木叶演奏方面:把竹笛的演奏技巧,巧妙地应用到木叶演奏上,使木叶音色更优美,技巧更丰富,达到了别人达不到的效果。在注重自己进步的同时,也培养了不少学生,有的已经在专业团体或旅游景点里担任独奏节目,有的在全国青少年民乐比赛中获奖。最主要的是能把这一来自民间特色乐器进一步提升、发扬光大和传承下去。这也是我一生的心愿。

—-来自华音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