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背负所有的罪恶离开他把罪洒在稻田上很快地罪结了果实丰满而肥硕农夫发了疯他的酒瓶被打破了血,留在田上秋季,带来所有的微笑他的脸上罪与血农夫的妻子想要抚摸他然而乌鸦在叫抬头看,他成为了秋天的夜

月亮轻轻地落了下来在丛林中长大,成熟他想要升上去天空中却有了另一只眼睛那样热烈,那样彷徨仿佛就要融化在丛林的上面有数只蛆虫漂亮女人纤细的手指抚摸着,砍它于是月亮离开了丛林上升了空它被另一只眼睛融化临死之前他想起了丛林我在底下说吓,好一个美丽的池塘

老男人嘴角的烟卷缓慢燃烧
升腾而去的烟雾袅袅依稀化作老男人的欢笑泪水烟灰缸里轻轻抖落
满身疲惫与忧伤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老男人手中的酒杯轻轻放下 抿入喉咙的烈酒细细吞咽 酒杯里微微晃动的光泽
映射老男人的郁闷和无奈唇间那一声不经意的叹息 释然不了挥之不去的烦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