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祜戎装像考

回来了,这里。2010年夏,毕业后就再也没坚持的事情。偶然遇见,偶然开始,偶然离开···我与民俗,始终处于一种藕断丝连的状态。尽管,人在社会中,疲于奔命,为了生计,我向现实低头;然而,心始终不曾离开,可以不闻不问,可以漠不关心,却始终在心的最里面,有那样一个地方,藏着你。这是一个爱上就无法放手的东西吗?2010年,我已经遭遇过一次就业的失衡,也曾为此伤心流泪,也曾为此怨恨自己的无能。但是,又怎样,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蛰伏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外面的世界,伺机重新来过。2011年,我婚了。2013年,我生了。2014年,我该找回自己了。时间都去哪儿了,没了。浪费掉的再也找不回,没关系,重新开始吧!梦想起航,不管结果,拼搏一次吧。努力,可以给1岁的女儿树立榜样,我愿意!考上考不上,不是结果,而是经历!2015,山大,博士,等我!ps:这是一篇给自己鼓励的日记,我知道,工作快四年了,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机会学习看书,好几次拿起书本却又放下。这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次机会的拼搏,或者根本就是一次陪同考试的练习赛。在我心里,做着一切更多地是为了孩子,我想象自己成为她的榜样,想象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与女儿一起。谢谢全家人的支持,我会努力!

羊祜戎装像考《从中华英雄到东方福神——羊祜信仰的兴起与演进之研究》节选羊祜戎装像,《中国大百科全书》作为羊祜的“标准像”使用。此像今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是清内务府所藏历代武臣像册中的一幅。如果追溯此像的来历,则是南宋时期“武成王庙”“绘于殿庑”的历代名将图。这要从清代内务府藏历代帝后、圣贤图像拣别入藏南薰殿说起。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1iP1k0X(U0B故宫南薰殿始建于明代,位于外朝西路武英殿西南。殿面阔五间,黄琉璃瓦单檐歇山顶。明代上徽号、册封大典前,阁臣率中书于此撰写金宝、金册文。清乾隆十二年(1747)十月,乾隆帝决定将内务府藏历代帝后、圣贤图像补缀装潢,置于南薰殿。内廷大学士等会同内务府总管王大臣,妥议俱奏:“臣等恭查南薰殿正殿五间,请于正中三间内,各设朱红油漆木阁一,分五层,安奉历代帝像,每帝像一轴。造楠木小匣,用黄云缎夹套,包裹装入,按阁层次,分别安奉。东一间,安奉后像,均照前式制办。至帝后册页手卷,亦按帝后木阁安奉。西一间,置木柜一,安放明时帝后册宝。其功臣像,按轴置造小匣。套用红云缎,仍贮库内。”随后,这批图像被送到造办处的秘殿珠林处重新装裱。“(十一月)初六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首领文旦教历代帝王像后七十七轴、功臣像二十一轴,历代帝王先圣名臣等册二十八册,宣德行乐等手卷大小三卷,传旨交萨木哈重裱收什。”“于本月十二日七品首领萨木哈为表做历代帝王后功臣等像九十八轴,贴得做法纸样四张,表册页手卷单一件,俱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将帝王后像挂轴,准用金黄绫,天地明黄,寿带绫边,其功臣像挂轴,准用蓝绫,天地苹果绿色绫,寿带绫边。”“于十二月二十日将表得历代帝王像、表得手卷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乾隆十四年,诏以历代帝后图像尊藏于南薰殿。“殿前卧一碑,恭刻圣制《南薰殿奉藏图像记并诗》”。送修记录与卧碑记载殿内尊藏明显不同,显然是乾隆是做了挑选,最明显的选择是“其功臣像,按轴置造小匣,套用红云缎,仍储库中”。王正华认为这是乾隆衔接汉正统的表态,其政治企图一如《四库全书》的编纂。赖毓芝进一步指出:“乾隆于南薰殿的图像整理上刻意地建立两个系统的图像,那就是历代帝王像与圣贤像两者。”“代表圣贤之统的孔庙人物首重立言,其次立德;代表帝王之统的帝王庙则以立功为取舍,其文化意义泾渭分明”。嘉庆七年(1802)年,法式善(1753~1813)纂修《国朝宫史》,得观南薰殿暨内库所藏帝王及诸名臣像,他记载“南薰殿藏古帝后像,凡轴七十有五”,“凡册十五”,“凡卷三”,而茶叶库藏“历代功臣像,为轴二十一”,“为册三”。嘉庆十一年(1806)修《国朝宫史续编》载:“茶库,在太和门迤西,隶内务府管理,乾隆十四年,移藏历代帝后图像于南薰殿,其历代功臣像仍弃斯库,为轴二十有一,为册三。”其后更列其详目。嘉庆二十年,嘉庆帝下令编纂《钦定石渠宝笈三编》,胡敬受命编纂《石渠宝笈三编》,调查南薰殿图像,并写成《南薰殿图像考》,目录记载有轴九十八轴,册十六,卷三。其中收录了“历代功臣像”。胡敬于嘉庆二十一年撰有《南薰殿图像考》二卷,对画像流传渊源做了考证,其中内容也与《石渠宝笈三编》略有出入,而“历代功臣像”称作“历代武臣像”:历代武臣像一册纸本十五对幅,每幅纵九寸三分,横七寸,设色,画冠服半身像,各像签题,一周齐太公武成王,二吴司马孙武,三越相国事范蠡,四齐司马田穰苴,五魏河西太守吴起,六齐军师孙膑,七秦武安君白起,八秦大将军王翦,九晋太傅羊祜,十晋司徒杜预,十一唐西海道行军大总管李靖,十二唐太子太师李勣,十三唐神兵道大总管苏烈,十四唐右领军卫大将军薛仁贵,十五唐定襄道大都督裴行俭,十六唐夏官尚书唐璿,十七唐韩国公张仁愿,十八唐尚书左丞相王晙,十九唐饶州司马郭震,二十唐右金吾大将军李嗣业,二十一唐临淮郡王李光弼,二十二唐尚书令郭子仪,二十三宋曹武穆,二十四宋王全斌,二十五宋狄枢密,二十六宋刘光世,二十七宋韩蕲王,二十八宋张魏公,二十九宋张循王,三十宋岳鄂王。由上文可见,历代武臣像绘孙武至岳飞卅人像,第九幅为“晋太傅羊祜”。胡敬考证,这批画像出自南宋人手笔。“谨案《唐书·礼乐志》:开元十九年,始置太公尚父庙,以留侯张良配。上元元年,尊太公为武成王,祭典与文宣王比。以历代良将为十哲,象坐侍……。此封太公为武成王、以十哲配之缘起也。其后因十哲又增六十四配享。建中三年,诏史馆考定可配享者,列古今名将自越范蠡至唐郭子仪凡六十四人图形焉。此历代武臣汇像之缘起也。嗣是或举或废,宋建隆中则黜陟有议,宣和中则封爵有加,乾道中复诏有司讨论去取,绘于殿庑,元代从祀止孙武子以下十人,至明初罢祀。此册所绘既称太公为武成王,余诸武臣亦皆唐宋以来曾从祀武成王庙者,因祀有像,因像核时,虽其数与史所载多寡不符,大约出自南宋人之手笔。胡敬考证画像“大约出自南宋人之手笔”,是可信的。南宋理学家、书画家王柏(1197~1274)好藏书,收集历代人物、花鸟书画作品于一庐,日夜研磨。他写有《羊叔子画像》一诗:“天下三分事未终,已施德惠过江东。谁知叔子深长计,但道中兴是茂弘。”这说明羊祜画像在南宋确实流传。不过王柏一生未仕,他见到的应该不是武庙中的羊祜戎装画像。胡敬把历代功臣像记在《南薰殿图像考》中,在《石渠宝笈三编》中历代功臣像也置于“南薰殿藏”目下,但是在《南薰殿图像考》序中提到“南薰殿旧藏古帝王圣贤像,附以内务府广储司茶库收贮历代功臣各像”。增辑于光绪十二年(1886)、告成于二十五年(1899)的光绪朝《大清会典》,记载南薰殿由内务府广储司管理,计收有轴一百,册十八,卷三,其中有“历代功臣像”。此时,历代功臣像似乎已经并入南薰殿的收藏。这批画像于20世纪40年代末被带到台湾,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D3nb9rs7q?J《高宗纯皇帝实录》,卷三百一,十二上—十三下。《造办处活计档》,乾隆十二年秘殿株林。见《钦定日下旧闻考》,卷十三;章唐容辑,《清宫述闻》,250,由文句判断应援引光绪元年(1875)续修的《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宸垣识略》,引自《清宫述闻》,250-1,乾隆二十六年《国朝宫史续编》,第1828页。诗的写作时间在乾隆十四年。见《御制诗集二集》,卷十三,十八下—十九上。见《高宗纯皇帝实录》,卷三百一,十三上。Cheng-huaWang,“MaterialCulturalandEmperorship:TheShapingofImperialRolesattheCourtofXuanzong(r.1426-35)(Ph.D.dissertation:YaleUniversity,1998),pp.149-161.赖毓芝:《文化遗产的再造:乾隆皇帝对于南薰殿图像的整理》,载台湾《故宫学术季刊》第26卷第4期。黄进兴:《优入圣域:权力、信仰与正当性》,第128页。见法式善,《陶庐杂录》(序1817),卷一,重印于(北京:中华书局,1959),页1-3。《国朝宫史续编》,卷九十六,九上—十上。清•英和等辑《钦定石渠宝笈三编》之《南薰殿藏一》,清嘉慶內府抄本;收入《续修四库全书》子部艺术类,第1081册,第350~351页。原注:“应作丘。”清•胡敬撰《胡氏书画考三种》之《南薰殿画像考》卷下,清嘉慶刻本,第19页B面~20页A面;收入《续修四库全书》子部艺术类,第1082册,第28~29页。清•胡敬撰《胡氏书画考三种》之《南薰殿画像考》卷下,清嘉慶刻本,第20页A面~20页B面;收入《续修四库全书》子部艺术类,第1082册,第28~29页。宋•王柏:《羊叔子画像》,《全宋诗》第60册,北京大学出版社版,第38065页。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l\k&f?\!Kt

从小就听过,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从没有细想过,今天突然想了一下,所谓达,一般指世人所谓的闻达,那么地位自然很高,权力一般很大,这时候的人一定压力极大,事事处处要小心谨慎,不能为所欲为,不然一定要被人弄倒,自顾尚且不暇,哪里顾得上天下,要是真的一心为天下,苟利国家生死以,恐怕带不了几天就要“穷”了,反倒是穷,因为倒了霉,跌落了,没有人太关注,有了闲,才会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天下的事情,有余力从手边做起,造福他人,这才能兼济天下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