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里的那座古堡,那一滴忍耐的甘露

极爱了心间小草,魂中老木,所以,闲时养花,静时赏草,成了我茶余饭后之时极好的去处。

对面的树林里,没有了笑闹,静躺的叶子在慵懒的等待着阳光的温暖,一切都显得那么无关紧要,阳光里美美的睡一觉,追忆着似水年华。天空的云变换着不同的姿态,安静的下午莫名的发呆,那些岁月从指尖悄然而逝,渐渐地,远了,如同风中的蒲公英随风飘散,只留下岁月的痕迹,老屋的样子渐渐被回忆侵蚀了,这个坐落在小山村的老屋,是家乡一座典型的土木石三者完美结合的房子,在这略显古老的房子面前,墙上那种流水的痕迹清晰可见,若隐若现的青苔趴在苍老的横梁上,一些影像慢慢的浮现在眼前,老屋的墙上贴着古老的壁画,诉说着那个年代的故事。

要是上天的意思,让我们受尽总总折磨,要是他用诸般痛苦可耻辱加在我们毫无防卫的头上,把我们浸没在迷茫的泥沼里,把我们束缚在自己的圈子里,剥夺我们的一切自由和希望,我们也可以在我们灵魂一隅之中,找到一滴忍耐的甘露。

早在年少之时,因被大自然的奇花异草所吸引,曾误入一段歧途,从此,以为教训,即使在后来遇着再奇再美的也不敢轻易趋之,以为,若陷入孤立无援之境是否还有幸遇上古道热肠之人?尽管如此,莳花弄草的嗜好自那一时始便在我的心中渐渐生了根,发了芽,直到集住着十多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尽有我那些破盆破罐期期艾艾地栽满当时连自己都说不上什么名堂的花花草草。也因这一份“关不住”的春色,那些曾与我为”敌”的邻里们终抵挡不了红花绿意的熏陶,进而被花飞蝶舞的氛围所浸染,以至于在我母亲的默许下,在被我唤作叔叔婶婶哥哥姐姐的怂恿中又慢慢浸养出更多的“野心”来。

时光流转,曾经的那两个小男孩商量着,决定建一所城堡让这个村里村外所有小孩都住进来,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曾经这里给予每一户家庭温暖幸福,早晚淡淡的炊烟穿梭于每一个角落,老老小小各自行走在真实的生活里,岁月匆匆流逝,追逐打闹的孩子们离开了,日夜操劳的守城人也离开了,那座布满青苔爬山虎的古堡久经风霜,“
风华不再了”,可精神依然健在。走进老屋的院子,一块块青石板铺就的通道,不足两米宽,夹在两旁古色古香的老屋中间,鳞次栉比的老屋早已被风雨腐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只留下一缕温馨的久远任人遐想,不知那剥落在墙上的时光如何才能重新拾起。我努力地寻找着自己的足迹,曾记得在这个古堡里我度过了快十年无忧无虑的岁月,檐下,清脆的水声,那么空灵,我站在黑瓦石墙的屋檐下,静听落花雨飘摇,静看岁月无痕迹。断断续续的影像向我挥着手,清晰而模糊,我努力的想抓住它,可它又飞一般的溜走,影像慢慢退出了我的回忆,只留下模糊、朦胧的感觉,不经意间,我发现了自己童年时期在墙上涂鸦的痕迹,那些童年里天真美好的蓝图完好无损的存放在老屋通道不显眼的角落里,低头找寻着,天真无邪、幼稚可爱、自由浪漫、随心所欲的画风,记载着我童年成长的痕迹和对未来的憧憬。

初长出翅膀的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想飞离自己的家园,内心那种对自由飞翔的强烈渴望,似乎要撑爆世界。

也许,人的某些习性就是被这种娇宠所培养进而被顽固地把持,并在不知不觉的放任中变得难以修改。

“八月的梨子九月的楂,十月板栗笑哈哈”勾起了那段“树里树外”美好无邪的记忆。来到屋后,曾经郁郁葱葱的树木已经全部消失了,站在那棵曾经给我带来美好回忆的板栗树的位置,脑海里隐隐浮现出我和哥哥在这个树上爬上爬下,寄托了我们童年的梦想,同时是我们的私有财产—零食小天堂。每到秋季,它的到来也许是我们最富裕的时候,我们如同松鼠小分队囤积粮食般,一次又一次开取我们的地下活动,把我们的大金库存的满满的。爸爸妈妈在外奔波时的“晚归”,床底下的秘密就是我们的“豪华盛宴”。哥哥说道:“以后我有钱了,我就开个小店,专门卖板栗,这样爸爸妈妈不在家时,你就可以天天有板栗吃”。我开心的在床上蹦着,天真的笑容里伴着“好呀好呀!到时候我帮哥哥搬运板栗”。在它的左边,是它的异姓兄弟,山楂树,现在家乡已经看不到这种树了,它的果实果肉薄,入口味微酸涩,山楂副含多种维生素、山楂酸、酒石酸、柠檬酸、苹果酸等,多吃山楂能促进脂肪类食物的消化,促进胃液分泌和增加胃内酶素等功能。九月霜后取山楂实带熟者,去核,曝干,便成为我和哥哥的饭前饭后的“糖果”。

内心里的海洋世界,融汇的都是外界完美的诱惑河流,故始终装不下那一滴忍耐的甘露。于是,我们驾起那一艘并无航帆的小船,驶向那未知的远方。

曾一度惊叹那些园艺大师们的大胆力作,执一把锯,或取一片刀,借一根绳的力或石块几许,或割、或剪、或切、或锯,拧、折、弯、扣、伸、如此等等,将一株木纳呆滞,毫无虬枝盘旋之势的老树改造成远近错落有致,高低分明无异,灵气仙然万分的盆景,于灵动的生机里立现出一种“自然”的状态来。

古堡后的小山坡修高铁已经被铲平了,和小伙伴们雨后建水坝,拍泥人等等那些泥土堆起来的故事还在心中起着淡淡的涟漪,满脸的泥巴构成了我童年的主旋律。那些不知名的树木上,“童子军们”抬着竹竿,光着脚丫在上面掏鸟窝,捕知了……

起航路上,开始也无甚大风大浪,故内心只有一愿望,就是快点到达远方,让心里的梦融入远方,以解前时之迷惘。所以撑着篙,尽情奔向远方,哪怕路上的风景再漂亮,也忘记了欣赏。而前途的路长什么样,你我却还茫然不知,也还是要耐着性子向往。

此等奇妙的“开膛破肚”之举,可是我这一颗“菩萨心肠”如何能够模仿?却以为,莳花养草万万不可以种菜养鱼的粗放之心相待,只因它脱离了原有的地气,又是固定在了小小的瓦盆里,被束缚的根系远不及地栽的发达而显得比平常的娇贵,其次,这样的花卉一如远嫁它乡的女子,离别了故园来到异地,若不能以日夜牵念之情而把守,寒暑不忘之心而敬爱,却希翼它日日保持婀娜纤巧之美貌,婆娑盘旋之旖丽,如何才是可以呢?

“吃饭了”,一声叫喊声把我拉回了现实,发现同学在叫我一起去吃饭,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迟迟不愿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海上不在平静,风儿发起了脾气,惊涛骇浪,让你我消失在了隆隆声里……某天的清晨,风过林梢,太阳升起一首挽歌,众叶索索,向你我宣读一封诀别书之后,纷纷蝶飞而降,且堆成一冢,埋下了梦想的根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