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流水,冬日的回忆

一夜之间气温骤降,凉爽的西风带着牛毛的细雨扑面而来,空气中一下子失去了夏日的燥热,秋就这样不期而至。抬头望天,但觉天高云淡。内心少去了夏日的狂躁,渐入恬淡平静。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平淡宁静,与夏日的亢奋和热烈相比,秋就显得有些沉默和理性。

编辑荐:我心中的人啊,她还在,是否还能遇见,或许再见恍隔一世,若无替代,那就等一场风雪无眠,看一场落花纷乱,走一遭人间悲苦,如此思念便好。

匆匆已是冬日,虽然是阳光明媚却依然难抵刺骨的西北风。我独自一人漫步街头,触此情景难免有些感触。光阴似箭,20年时光转瞬即逝,昔日的少年现已步入中年,为人父。想起年少时和父亲的经历,我不禁感慨万千,细细品味着那深沉的父爱。生活的重压如同这呼啸的西北风令人寒栗,而父爱则如这冬日的阳光给人温暖和希望。虽然它不能完全驱除冬日的严寒,但至少给人遐想,让人振奋。

如果把春比作少年,夏比作毛头小伙子,秋则是一位中壮年。秋无春日的妩媚和夏日的咄咄逼人,他有着丰富的内涵和宽广博大的胸怀,脾气温和,成熟稳重。虽无艳丽多娇的容颜,但秋不乏悦目的颜色。虽无轰轰烈烈的推销告白,但秋有着累累的硕果。秋有一种内敛从容的气质,不争锋露芒,随遇而安,但人人都能看到他的华贵高雅。

六月的雨,带着些淡淡的伤感,尤其在黄昏的午后,阴云覆盖了远山,压抑着心中好像要诉说那些年曾走过的故事,最后搁浅在心中的某有个角度,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将探出窗户的视线轻轻收回。

我的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朴实的外表,憨实的性格,简短的言语,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重压。父亲的能力很一般,但他吃苦耐劳
,辛辛苦苦,省吃俭用地维持着家庭的开销,同时他的内心还藏着一个坚定的信念:让自己的子女跳出农门,过着比自己好的生活。要想改变子女的命运,只有让他们读书。读书是一笔大开销,一个农民得额外付出几多的汗水与艰辛!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总是穿得破破烂烂的,几多年没换过一件新衣服。赚的钱总是舍不得用,即使再累再饿也怕花一分钱—-但是当我们兄妹伸手向他要钱交学费,买学习用品时,他都是毫不含糊的。

秋风、秋雨是秋的特色。秋风总是与黄叶嬉戏。片片黄叶在风中翩翩起舞,如飞舞的巨型黄蝶,热闹欣然归根。它们一切顺其自然,不歌功颂德,不留恋高位,欣欣然完成自己的使命。秋雨是壮汉无声的眼泪么,刷刷地下着,从山间滚落,为落叶举行隆重的葬礼。一场秋雨一场寒。睹物思人,心有凄然之感。秋在骚人墨客的眼里是悲壮的,他们为秋伤感,写下许多悲秋的文章。“无边落木萧萧下”,“万里悲秋常作客”是诗圣杜甫对秋的批注;“却道天凉好个秋”是南唐后主李煜对秋的解读。秋依旧是秋,默然从容地展示着自己的本色。

多少次这样莫名的发呆,踌躇着往事,背后总是隐约会有一个人的身影,转身后,心中无比失落,我在想,我是想着怎样一个人,让我总在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喜悦与伤感,我怀着对那一缕残念的憧憬,想要抓住,看清那个人的模样,也想问一声,过去这么久,我忘了你叫什么名字。可却总是虚无缥缈,或隐或现的让自己心中不觉难过起来。

父亲干农活是把好手,农闲时干些小买卖,比如卖黄豆、花生。即使每斤只赚5分钱,他也乐此不疲。寒冷的冬天,我只有一个感受:冷!父亲每天汗流不止,浑身热气腾腾,仿佛在过夏天。有一次,他低价买了50斤花生,然后带我去卖。我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尽管有阳光,但是寒风刺骨。我当时在读初二,站在大街上觉得很丢人。因为我们班上有几个同学就住在街上,他们衣着光鲜地与同伴逛街,而我一个农村人居然在卖花生,陪伴我的是衣着破旧的农民父亲。我低着头,恨不得逃离现场。父亲却无动于衷,继续叫卖。我当时虚荣心很强,心里说:”一点花生也卖不了几个钱,在寒风中太冻人了。别人的父亲怎么这么有能耐?”我皱着眉头,冷得直跺脚,呵气暖手,却又不敢用言语表达出来。父亲后来让我回去了,一路上我几乎是跑回家的,心里舒服多了。那天父亲很晚才回家,他累得没说话,把晚饭吃完又干别的事去了。那晚我想:你这么辛劳又何必呢?那么冷的风亏你还站几个小时!现在父亲还说他到冬天特怕冷,有时手像冻僵了似的。我现在明白,他当时也很冷,但是他是咬着牙坚持。他让我回家是怕我冷着。他宁愿自己挨冻,也要设法多赚几个钱供我读书!这便是我的父亲,无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无体面稳定的收入,却有高山一般的父爱。这份爱太沉重,也很深沉,直到现在我才读懂。

秋的颜色是多彩的。黄缎子的稻谷如同金色的波浪起伏,火红的高粱渲染一片红色的海洋。稍晚时,层林尽染,枫叶红透,秋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立体的水墨山水画。秋的果实是丰硕的。田间地头处处都是累累的硕果。秋的果实是实实在在奋斗的结晶,它不一蹴而就或坐享其成,而是经历着春夏的洗礼才换来硕果的芬芳。秋的气质是从容的。入秋之后,天是更高更蓝,白云尽情在空中舒展身姿。躺在草地上看云卷云舒,心胸也豁达开朗。秋的个性是率真坦诚的,他从不遮遮掩掩,他能“水落石出”,让人见到心扉;他也不因为硕果累累而自视清高,该退位就退位,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

难道你忘了,那一段借我的青春,何时能归还,我还期待着中年、老年,你带着满脸岁月的沟壑,告诉我这些年,积攒的青春一直在心中寄存,就是等着有一天,将这辈子走过的全部时间交给最后的再见。可我知道,彼此相爱的时候,一切皆如青春,一言,一叶,一挥手,就是永远。不爱的时候,爱就若黄昏,走下去就要入夜,辗转反侧无法到天明。

我到现在还在想,父亲为什么要我陪他卖花生?是想让我体会一下生活的艰辛还是让我感受一下同龄人的惊讶而发愤读书?我不得而知。我现在能坐在空调下想起往事写下这些,我得感谢我的父亲,至少他改变了我原本是一个农民的命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