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平安夜,一旁经过

屋内的小床上躺着一个可爱的卷发黑人小姑娘。黑釉的脸庞描绘着期待的笑容,小嘴巴呢喃着什么。伸在粉红被子外两只小手,紧紧的拽着一只破旧的小熊。进入屋内的他熟练的帮小女孩了盖好被子,然后温柔的亲了一口她的额头,整理了一下她柔顺的黄色卷发。
小心拿出口袋的礼物,放入壁炉旁的袜子里。回望了一眼小女孩以及床柜上的老式摄像机,在确定一切无误后,反身进入了壁炉。

时间,真是巧妙的,让人为之动容。

又一个白色季节,白云也冷的缩成一团,阳光打下,倒映出闪闪金光,拨动着心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老王八,不动声色。

这冷清的月光,灌注了多少思念,静谧的夜,空旷的马路,桌上的老照片。

一个好爸爸需要怎样的条件?苗条的模特身材?著名的明星导演?还是要会开帅气的赛车?我觉得会讲故事,会为自己孩子默默付出的爸爸就是好爸爸!圣诞那些只知道讨好男女朋友的我们,偶尔也该想想还在为我们奔波劳累的爸爸。我们为他们做了点什么?

谁知?一如其他恋人,相识,相爱,缠绵,猜忌,争吵,冷战,分手。

不想在最好的年纪写老了光阴,但每一个精致的面容悄悄的有皱纹刻上。是世俗的目光衰老了轻狂,落幕悲伤,黑夜凄凉,悼念骄阳。每一刻的想念写在额头,成了卸不了的妆。

“咔”!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在一个破旧的西式小屋房顶,一个臃肿的红色圣诞老人装扮的身影凝固了脚步。尽管他已经非常的小心,但还是踩破了一张瓦片,发出了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肥胖滑稽的身躯在这冬夜的房顶挪动着。虽然想象中简单的几步,如今却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夜还是是冷的,可汗水却湿透了后背。他竟可能的保持不动,降低自己的呼吸声,倾听屋内的动静。许久,似乎确定了脚下房间主人没有被吵醒,他又开始挪动着身躯,半步,半步。。。。。。

偌大的人群中,走过。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长夜依旧,人们都沉浸在自己的甜美梦乡。有谁会想到,这个黑色的夜晚,一个臃肿的红色圣诞老人装扮的身影。坐在旧房屋顶,背靠着冰冷黑色的烟囱,默默的抽着烟,历经沧桑的眼眸透露着无尽的幸福与满足。脑海中回忆着几天前的一抹片段。。。。。。

可是,这一恪守就是5年。5年对于30岁以后的女人来说跟50年差不多;而对于20来岁的女子仿佛就是一世。在这5年当中,我们遇见过各色人等,曾想找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男子共度一生。然而荒芜的生涯里,只在剧本里撰写传世的爱情。现实中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讲究的是车子房子和票子,讲究的是女人的色相如何出卖,讲究的是尔虞我诈的占有,讲究的是你的进门能给我带来多少好处?赤裸裸的欲望让善良的我们从此变了,变得都不讨自己喜欢,变得也成了唯利是图的商人,变得只残留下虚与委蛇,变得在深夜里埋头痛苦: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这就是长大的代价吗?金钱?一个说白了仅仅是货币单位,却成就了人们之间的敌对关系,连朋友也不逃过,连亲人也不逃过,呵,连爱情也成了奢侈品。于是,在冷漠的季节,我们一个人宁愿奔走天涯,一个人去丽江,走在束河边上想着千年的美好故事,意淫,也只能意淫了。一个人横穿西藏,心里缠绵着《云水谣》的故事,哪里还有这么伟大的爱情?冈拉梅朵又是唱给谁听的?活着,仿佛行尸走肉,我们再也不相信人间有爱情这回事儿,冷漠与麻痹,性成了最大的快餐用品。似乎,活着只是为了活着。

钢笔在手中绕了几圈,当感情汇聚到顶点,手臂又仿佛灌了铅,因为那记忆中怎么也无法抹去的片段,总是把人的思绪拉扯到天边。那少不经事的单纯,能让人羞怯的红了脸,好运相伴的成功,会让双拳握紧的不自觉。

(爸爸,你说真的有圣诞老人么?)(哦,我的宝贝,你怎么会怀疑这个?)(爸爸,那圣诞老人会给我送礼物么?)(嗯,当然会。我的爱丽丝这么乖,圣诞老人一定会给你送礼物的。)(可是爸爸,爱丽丝同学说圣诞老人是不会给黑人小朋友送礼物的)(不,不,不,爸爸小的时候就收到过圣诞老人的礼物,宝贝你也一定会收到的!一定!)(你骗我!每年你都这么说,可是我就没有见过圣诞老人。)(嗯,不会宝贝。今年我有预感,圣诞老人会光顾这。)(真的?那我今年就等着圣诞老人,我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哦不!亲爱的,你不睡圣诞老人是不会出现的。)(那我怎么知道圣诞老人来过了,而不是你偷偷给的礼物?)(嗯—-我想想。哦,有了!我们可以借汤姆叔叔的摄像机拍下来!对!就这么办!你看怎么样?)(嗯!好!爸爸,今晚我想听圣诞老人的故事。)(好的宝贝!今晚我们就讲圣诞老人的故事!)。。。。。。

求求你,我的仲子,别越过我家菜园,别折了我种的青檀。哪是舍不得檀树呵,我是害怕邻人的毁谗。仲子你实在让我牵挂,但邻人的毁谗,也让我害怕。

快乐的日子总是倏忽而过,在同样寒冷的冬天,用离别的尘埃在年华中添上一层淡漠。生命那么长,长到可以忽视这段流水的岁月。时光的味道和着清香,青春的透明放大了无知的念想。哪知道这就是永别的号角。

夜渐渐深了,和往常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同。

今年冬天:

每一份纪念,如同悬月,挂在眼前,却是咫尺之隔,镜花水月;如同微风,拂过面颊,却是肌肤之亲,又空空如也。那份思念,如唐诗格律有节,如宋词婉转铿锵,是谱在心中无以言说的永恒篇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